8亿融资背后:暴风冯鑫其实只是想做下一个贾跃亭

来源:电科技张晓冬·12-11 01:54

乐视的故事落下帷幕,那些跟在乐视后面的互联网电视厂商的故事,也开始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纵观2017年,除乐视外,微鲸电视、风行电视不断被曝出融资困难、巨额亏损、公司难以经营的消息;拥有国家队背景的看尚电视CANTV同样被裁员以及拖欠供应商款项的传闻困扰;甚至是唯一取得市场增长的小米,也仅仅获得0.4%的全球份额提升,完全没有填满乐视腾出的市场空间。

倘若在这样一种行业整体不景气的大环境下,谁还能凭借互联网电视业务,赢得资本市场的青睐,绝对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谁曾想,在2017年还剩不到一个月时间的时候,这等好事就落到了暴风的头上。

99D5D0E6A8D52D609F6C3FEBCBEB6E4976700A6C_size194_w1917_h1280.jpeg

曾经在创业板凭借VR概念斩获55个涨停的暴风,现在又打算用互联网电视讲一个怎样的故事呢?

8亿到手,能烧多久?

12月7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终止重大资产重组,暴风统帅进行增资扩股并引入东山精密、如东鑫濠作为新增投资者,暴风TV共计获得8亿元战略投资。

对于这8亿元,其实更应该关注两个问题:

一是,暴风TV现在究竟有多少价值?

另外,获得这笔投资之后,暴风能走多远?或者说,暴风TV能像暴风集团CEO冯鑫说得那样,在2019年实现盈利吗?

首先,在东山精密与如东鑫濠向暴风统帅合计增资8亿元后,会持有的暴风统帅股权比例为21.58%,并实际持有暴风统帅31.97%的表决权。

不难算出,目前暴风TV的市场估值大约在37亿元人民币左右。

相比之下,巅峰时期乐视超级电视,估值一度达到300亿元。

在今年获得腾讯注资且与江苏广电达成战略合作后,背靠传统电视机企业的酷开,现阶段估值也达到了80亿元。

由此看来,暴风TV凭借不到40亿的估值,显然还不能进入互联网电视行业一线品牌阵营。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谈到暴风TV这两年品牌亏损的数额,这笔钱看起来则会更像是用来“救命”,而不是帮助企业“长身体”。

W020151207617396503912.png

截至2017年6月30日,暴风统帅的净资产为-2.36亿元,2016年营收净利润亏损3.58亿元。

加上2017年1-6月份上半年营收净利润亏损1.29亿元,仅仅18个月的时间,暴风TV就亏损了近5亿元人民币。

联系到暴风TV CEO刘耀平将实现单用户盈亏平衡视作暴风TV 2018年力图实现的其中一个目标,不难看出,卖一台亏一台仍是目前暴风做电视逃不开的困局。

暴风集团CFO姜浩也透露,今年前三季度暴风TV产品销量为55万台,归属上半年的一、二季度的销量分别为23.5万台和11.5万台。

所以,暴风TV的“亏本生意”,体现在卖出35万台电视之后,就烧掉了近1.3亿元人民币,平均每卖出一台电视就亏损371元,这一数据比乐视最疯狂时的每卖一台亏200元还要多出近一倍。由此也可以看出,暴风在供应链以及销售的掌控能力上,其实还远远不如乐视,更不消说那些掌握着屏幕等上下游资源的传统企业。

照这样的速度,暴风把刚到手的8亿人民币烧光,可能真的不用一年。毕竟,这8亿其中有多少是资源的置换,有多少是现金,有多少是债转股,一切还需要看暴风公告。

此前就有消息透露,某互联网巨头投资某互联网电视企业数亿美金,大部分是用了影视版权来做抵充,真正的现金并没有多少。

8亿能让暴风这股风刮到明年吗?

一方面,暴风TV想要在获得投资后取得更好发展,就要卖出更多的电视,可现在的局面是卖的越多、亏的越多,即便是定下年销量百万级别的小目标,暴风也要做好再亏损5亿元的准备。

而如果不做亏本买卖,消费者也就失去了低价,这个选择暴风电视的核心原因,是要销量刺激股市还是要赔钱讲故事?暴风没有理由选择后者。

另一方面,如今的暴风还在电视业务上布局更多的概念,从AI到无屏,投资人不会容忍暴风TV以每年几十万的销量继续惨淡经营,谁都想找点儿把这个烫手山芋脱手,未来花钱的速度也必然只快不慢。

例如之前和暴风TV境遇相似的风行电视,在去年年末完成20亿元融资之后,一年时间,就被外界传言烧掉12亿资金,以致于后续的发展一蹶不振。

暴风提出的那些新计划能成吗?

在12月7日的暴风品牌战略发布会上,暴风集团CEO冯鑫重申了“AI+两块屏”战略的重要性,AI成了暴风全线业务的发动机,但却未必能把暴风电视发动起来。

正如“暴风大耳朵”的出现,暴风TV关于AI的想法,本质上依旧逃不开形式上基于语音识别,形态上聚焦个性化内容推荐的常规套路。

即使把AI放在了品牌发展最核心的位置,就电视业务而言,暴风却没有做出相比其他互联网电视品牌更多的不同之处,不会成为更多用户为其产品买账的动力,这或许是因为暴风在AI领域还不具备足够改变行业的能力。

img_pic_1512694937_1.jpg

当然,伴随此次8亿元融资的确定,暴风TV做AI电视的新想法,还落在了携手投资方如东鑫濠,以暴风TV为龙头,在如东建设AI电视产业基地这件事上。

这表面上看起来无疑是对暴风电视业务向AI化发展的一大促进,但在暴风有倾向性对外着重强调AI电视中的AI元素的做法背后,往往让人忽虑了,做AI电视首先得把电视制造出来的先决条件。

众所周知,2017年电视行业发展的一大问题,就是屏幕成本上升,而屏幕又占据整个电视机60~70%的成本比重。

暴风TV作为电视年销量远不到百万的品牌,在与产业上游对话时,显然是位于弱势的一方,向前发展乃至追求利润,优化上游屏幕供应链,理应被摆在追逐AI概念之前。

可与大量电视机企业将生产基地选择在屏幕资源充沛的地区不同,暴风TV计划建立的AI电视产业基地坐落于如东县,隶属于江苏南通市,位于长江三角洲北翼,其周边看起来并不具备任何能够对电视产业链产生帮助的配套设施,电子厂很多,唯独没有屏厂。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当前整个中国电视机市场的整体环境,是处在消费收缩、供过于求的状态,据奥维云网数据显示,整个2017年上半年线上彩电市场同比下降4.7%,这其中以线上市场为主的互联网电视品牌市场份额同比下滑4%。

在这样的现实面前,暴风执着地选择在一个没有屏幕资源的地区建立电视基地,如果不是品牌的信仰太过强大,那就只能解释为,来自如东不懂电视行业的投资者,觉得暴风用来找投资的PPT做的还算不错。

冯鑫和贾跃亭没什么不同

在互联网电视寒冬期拿到投资的暴风TV,从许多方面看都无法成为走出行业寒冬的角色,另外,区区8亿元就卖掉超过1/5股份,暴风统帅此举也近乎卖身求存。

不过回过头来,暴风是不是真的想用暴风TV做好互联网电视,同样需要被打上问号。

回顾这些年暴风集团的产品路线,无外乎资本热度在哪里,产品重点就放在哪里。

从VR到互联网电视,再到AI人工智能,甚至是刚刚推出的运用区块链技术的播控云,无一例外是为了刺激资本的重视。

你基本上无法找到暴风将某一类型的产品做的特别成功,产品策略复制模仿的痕迹也极其明显,但这些紧跟形势的产品,最大的特点是让暴风对外的新闻宣传稿,标题上总能出现资本市场最关注的关键词。

暴风曾经一年55个涨停板的“妖股”历史,对热点概念的竭力追逐,俨然功不可没。

t0179b53464d51d71ff.jpg

甚至在2016年6月6日,当“暴风科技”更名为“暴风集团”时,冯鑫还提出要做暴风生态,强调对于乐视所涉足的一些领域均表示推崇,认为“应该义无反顾地学习”。

可当眼前乐视的故事写不下去后,暴风又开始在对外的宣传口径上极力避开与乐视的关联。

那么,暴风的故事真的和乐视不同?或者说,冯鑫真的不是下一个贾跃亭吗?

根据今年5月资本市场给出的信息显示,2017年的前五个月,暴风集团CEO冯鑫已累计进行了6次股份质押,而其中更有5次股份质押行为集中在四月份。

换言之,今年4月,冯鑫平均每周都会进行一次股份质押。

本质上,股权质押是权利质押的一种,也是博冲流动资金的常用方式,实行股权质押,上市公司股东的股票则会被贱卖,股权质押的价格一般为股票现价的3-6折。

对于冯鑫极为频繁的股权质押行为,当时外界多理解为是帮助处在亏损状态的暴风集团缓解资金压力。

但有业内人士就透露,股权质押其实是实控人出货套现的新方式,尽管股权质押的价格为现价的3-6折,但一般创始人或创始股东的成本价极其低廉,有的甚至是干股,即便是3-6折抛售出去,实际上还是大赚特赚。

而贾跃亭,正是将这一种套现方式发扬光大的人,冯鑫在让暴风复制乐视模式之后,又开始复制贾跃亭的股权质押行为,最终是否是为了个人的套现获利,不得不让人怀疑其动机。

可惜的是,冯鑫的难点在于,暴风的故事远远不如曾经乐视的故事看起来漂亮、读得精彩。

要知道,之前乐视的“七大子生态”,加上强势的电视业务以及令人充满想象空间的造车计划,都没能阻止大厦坍塌。

如今暴风靠着已然过气的VR虚拟现实产品、不足百万量级的互联网电视、体验雷同的AI技术和未来连屏幕资源都无法保障的电视产业基地,真的有机会把“第二个乐视”的故事侥幸讲完吗?

在过去一年里,暴风集团股价跌破30元关口,市值蒸发了超过300亿元,早已显示出资本市场对暴风的故事并不买账。

接下来,当大家看清楚暴风TV的8亿融资仍然是为了支撑着这场讲不完的故事时,留给冯鑫的,也只能是贾跃亭的翻版。

 

Copyright © 2000-2016 DIANKEJI.COM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6168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京鼎衡丰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9809号-4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