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40年英语老师到教了一辈子数学,在线教育“名师”能说句真话吗

电科技袁创01-20 10:23

2020年的在线教育行业按下了“快进键”。这一年,十数家企业狂飙突进,狂撒100亿元广告抢占市场,正如一枚硬币的正反面,在线教育行业看似风光的背后暗雷密布。也正是这一年,估值高达10亿美元的“学霸君”突然暴毙,倒在了行业的滚滚喧嚣之下。

与无数新兴的行业类似,在乘风起飞与有序发展之间,在线教育行业内部也爆发出了各种激烈的冲突,价值导向的偏差让整个行业的未来变得模糊起来,最终留下了一位“名师”教四门功课的巨大丑闻。

从40年英语老师到教了一辈子数学,在线教育“名师”能说句真话吗 

在线教育,1500亿的大生意

事实上,即使没有疫情的推动,在线教育也已经蓄势待发。iiMedia Research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为2.54亿人,同比增长25.1%,延续了自2017年以来的高增速。

究其原因,与电商、社交类似,在“在线”的赋能下,“教育”可以更低的成本给平台、家长带来更多的价值。

“猫课”创始人蒋晖曾表示,在线教育本质上其实和电商类似,只不过后者卖的是服务。一旦在互联网的赋能下,在线教育厂商将流量和内容进行有机的连接,距离成熟的商业化平台也就近在咫尺了。

对于家长和学生来说,虽然线下教育久经考验,但是其固定的上课地点以及高昂的售价其实也并不能让所有人满意。

东方证券的数据显示,尽管2020年暑期,在线教育经历了一波涨价潮,但是同期同级线下课程的价格依然是网课价格的3、4倍左右。这一方面凸显了在线教育的低门槛,另一方面也预示出在线教育对流量红利的庞大吞噬力量。

正是因为可以三方同步赋能平台、家长以及学生,中科院发布的《中国K12在线教育市场调研及用户消费行为报告2020》数据显示,预计2022年,中国在线教育行业规模将突破1500亿。

有意或无意的骗子

虽然在线教育的理想很是丰满,但是赛道过度拥挤后的竞争格局却也让各大平台不得不直面残酷的现实。

在线教育的两大核心驱动轮是“流量”和“内容”,流量就是学生,内容就是老师。为了拿下更多的市场份额,在线教育平台几乎都在这两方面八仙过海各显其能。

IT桔子的数据显示,2020年,教育行业共融资233起,总融资金额高达1046.78亿元。这些融资大部分都被企业拿去教育用户。螳螂财经的数据显示,2019年Q3,为了保持产品的竞争力,吸引足够多的流量,有道、流利说、51Talk和跟谁学全部处于亏损状态。

对此,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曾表示,“整个在线教育的收入,大概也就几百亿元人民币,每收入一块钱,就要花掉两块钱”。

与网约车、共享单车行业不同的是,在线教育行业中,平台有较强的垂直型,流量又有一定流动性和自主选择性,因此,连续几年的大规模资本输血,并没有推动在线教育行业进入寡头时代。

正是在这种日益内卷化的竞争下,头部在线教育平台开始将获客的视线聚焦在内容(老师)的营销上。但现实问题是,优秀老师是天然的稀缺资源,各地的学区房之所以名贵,也是因为名校里的名师。那么,当线下的名师都早就不够用的时候,线上的名师又从何处而来呢?

难不倒我们的在线教育平台,他们的对策是:假冒。

教育市场化已经多年,自然对于资本是不会排斥的,可问题在于,一旦当资本露出了獠牙,教育这一方圣地也因此被玷污上了斑斑血迹。

李逵和李鬼的故事竟然也开始堂而皇之的粉墨登场了。

从40年英语老师到教了一辈子数学,在线教育“名师”能说句真话吗 

近日,猿辅导、作业帮、高途课堂、清北网校四家在线教育平台因为请了同一位“名师”代言而登上热搜——这位“老师”在猿辅导广告中自称“做了一辈子小学数学老师”,到了高途课堂,又自言“教了40年英语”。真人演绎了什么叫做“我的英语是数学老师教的”。

事情到这,这位名师是不是真实的老师身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没有一个正经名校会让数学老师去教英语。我们反而得“感谢”她,以一己之力揭下了中国在线教育行业的“名师”画皮——那些电脑屏幕里你以为的名师也许只是名演员。

看到这儿,想必很多人都会想起当年被互联网群嘲的神医老太“刘洪斌”。

这位演员老太退休后活跃在各大卫视的直播间里,一会儿是苗医传人,一会儿又成了北大专家,从咳嗽到痛风,没有她不能治疗的疾病。结果当然是被无情的戳穿,不但她本人在电视屏幕上销声匿迹,连带着电视卖中药这个产业都遭受到了根本性的质疑。

从40年英语老师到教了一辈子数学,在线教育“名师”能说句真话吗

虽然在线教育和“电视医疗”之间有行业区隔,但是这种极具欺骗性的“一人分饰多角”除了反映出在线教育名师资源的匮乏,还证明了他们在名师资质的审核上存在着巨大的漏洞,更重要的是,这凸显出平台缺乏对于教书育人的神圣敬畏,往小了说是欺骗饱含期待的家长,往大了说这是在耽误孩子的前程。

在线教育的欺骗之风断不可长。谁也不想因为一些“刘洪斌”,让在线教育整个行业沦为了“有意或无意的骗子”。

行业价值导向亟待扶正

正如电商曾经也饱受假货摧残,在线教育的诸多顽疾之外,我们不能忽视的是,互联网和前沿科技确实为教育提供了诸多便利,这一点,在疫情之中就得到了集中体现。

就当下而言,在线教育面临的主要困境就主要就是在资本鼓动下,有些脱离了“教育”的初心,变为了把学生当成流量来收割的“韭菜”。

对此,教育部基础教育司有关负责人表示:“当前校外线上培训机构普遍通过融资进行资本运营,但过于逐利,一些线上培训机构为了获取客源,不把钱用在提高服务质量的刀刃上,而在各大媒体上铺天盖地做广告,营造所有孩子都需要参加培训的氛围,加重家长的焦虑”。

无独有偶,面对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的烧钱大战,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无奈地表示:“在线教育公司宁可花100亿元在广告投放上,也不愿意花10亿元在老师人才的培养上。教育的本质是服务,服务最重要的是口碑,口碑转化的核心是人的服务。”

由此,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目前在线教育“把学生当韭菜”的战略方向就会发现,一人分饰多名师的闹剧之所以上演,就是因为行业的心思并没有放在学生身上,去推动课程内容、服务质量的建设,一心只想割韭菜,早日收回那海量的广告投资。

方向错了,走得越远就错得越离谱。

说到底,在线教育绝不是简单地将线下教育迁移到线上的“流量+教育”,而是一个全新形态的教育模式,无论是内容、服务还是工具,都需要因地制宜的建设,整个行业唯有放下收割流量的急切心态,回归赋能用户的教育本真,才可能探索到一条真正有利于学生、家长和社会的互联网教育之路。

电科技专注于TMT领域报道,青云计划、百+计划获得者。荣获2013搜狐最佳行业自媒体人称号、2015中国新媒体创业大赛总决赛季军、2018百度动态年度实力红人等诸多大奖。

投稿请登录:http://www.diankeji.com/member
商务合作请洽:marketing#diankeji.com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文字版权归电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本站转载文章仅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电科技立场,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