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VR到元宇宙,扎克伯格和它的Facebook也许只是为了卖更多的广告

电科技袁创09-27 07:30

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脸书)似乎真的要All in元宇宙了。

9月23日,Facebook宣布,目前负责VR(虚拟现实)和其他电子消费产品业务的高管安德鲁·博斯沃斯将担任公司的首席技术官(CTO)。

此次人事任命依然没能绕开那个火了许久的关键词:元宇宙。Facebook CEO扎克伯格表示,此举将会推动Facebook创建元宇宙的工作。

安德鲁·博斯沃斯

自从今年7月,扎克伯格豪言Facebook将在5年内变成元宇宙公司后,他就进入了三句话不离元宇宙的“传教士”状态。

在媒体前,在财报会议上,扎克伯格从不掩饰他对于元宇宙未来的美妙憧憬。

在这个知名企业家的口中,元宇宙就是关乎全人类命运的终极解决方案,它不仅能让天各一方的人们感觉彼此就在身边,还能让人类的大脑皮层从此随心所欲。自然,而在他的领导和推动下,Facebook开始了向元宇宙领域进发的急行军。

就在扎克伯格发表公司转型言论的几天后,Facebook宣布在VR事业部内成立元宇宙产品小组。而在之后的投资者会议上,他又宣布将会为Facebook现实实验室(FRL,Facebook Reality Labs)投入数十亿美元,用以推动元宇宙的构建。

今年8月,扎克伯格展示了一款全新的VR App:Horizon Workrooms。不要被它的名字给唬住了,简而言之,这就是一款VR版的线上会议室。

在扎克伯格的构想中,这款产品可以完全替代Zoom这类的视频工具,让线上会议不再是一块块割裂的画面,而更像是一个真实的会议室。

扎克伯格

但不得不说的是,这款工具看起来,真的。。。非常。。。非常的毛坯房。

首先,画面中那些没有腿、面部表情呆滞的替身形象看起来就不太适合用于严肃的商业场合。

另外,这款工具也完全依赖于VR。意味着如果一家公司想要大规模推广元宇宙式会议的话,就需要为每名参会员工采购一套售价300美元的Oculus头显,在教会他们如何使用的同时,还得设法将会议时间控制在20~30分钟以内,否则眩晕乃至呕吐的场面恐怕在所难免。

可以看到,Facebook目前所谓的“元宇宙”其实极度依赖VR技术和设备,完全没有另起炉灶,开创一番新天地的意思。或者再刻薄一点,就像库克说的,在苹果,我们不说元宇宙这个词,我们认为这就是AR(增强现实)。

苹果库克

更令扎克伯格感到难堪的是,Facebook和VR之间不算漫长的回忆其实早已伤痕累累,远远称不上甜蜜。

2014年,Facebook斥资20亿美元收购了VR初创企业Oculus,当时扎克伯格的兴奋程度和现在如出一辙:“它能让你有身临其境的数字化体验,让你感觉自己仿佛是在另一个地方和不同的人们在一起”。

这段话是不是听起来有点熟悉?两年后,扎克伯格又表示,VR能够渲染出“另一种现实”,而Facebook将为此投入大笔资金。

七年时间“biu”一声飞过,Facebook的VR梦实现了吗?

很明显,并没有。Facebook最新的VR头显设备Oculus Quest 2在消费力强劲的美国本土也不过只卖出了400万套。从效果来看,它不但没能带动起整个VR产业的发展,甚至销量还不如稳定性更强的Valve Index。

Facebook的VR为什么没能取得预期的成果呢?除去VR自身的种种限制外,Facebook自身的技术缺陷成为了无法略过的底层困扰。

对于VR乃至元宇宙这样的前沿级产品来说,最关键的两种要素就是半导体芯片和软件架构基础。但从目前看来,Facebook在这两方面似乎都很难称得上有多少竞争力。

从硬件上说,Facebook的VR设备使用的都是高通滞后一代的芯片。在这个各行各业都要芯片的时代,Facebook无疑显得有些不思进取。电科技不清楚苹果会不会推出AR或是VR设备,但至少有一点能肯定,如果他们真的推出相关产品,必定会搭载自己研发的先进芯片,而不是像Facebook这样用一款落伍的芯片来展现自己的“前沿科技”。

仅仅从这个角度而言,以VR产业推动者、代言人自居的Facebook,手上其实根本没多少核心竞争力,苹果的到来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一种降维打击。

在软件方面,想要打造在日后不断充实一个元宇宙世界,最需要的就是编程引擎和数字对象创建工具。在这个领域,手握虚幻引擎的Epic已经能在100人同场竞技的大逃杀游戏中举办演唱会了。硬件巨头英伟达也依靠自己在图形领域积累的技术,发布了用于创作虚拟数字世界的软件平台。

和这样的对手比起来,Facebook就算不是一穷二白,也称得上一无所有了。而这种差距,恐怕也不是单纯靠数十亿美元的投入和扎克伯格的嘴炮就能在短时间内弥补的。

元宇宙

顶着如此之多的不利因素,还是要硬推元宇宙,Facebook和扎克伯格的心思完全不难理解:为公司的主营业务续命,延长生命周期。

今年8月,日本经济新闻公开了2020年全球App下载量排行榜,TikTok首次超过Facebook成为了第一位。

今年6月,Facebook月活用户为28.95亿人,比去年同期增长了7.4%,但增速却放缓了4.6%。同时,根据国外机构统计,从2017年起,Facebook流失的用户中12至34岁比例最多,也就是说,全世界的年轻人正在加速逃离Facebook。

年轻人对于社交媒体的新鲜感正在丧失,但是对于新鲜的、还未成型的、充满了未来感的产品却会永葆热情,比如元宇宙概念。而这,也就解释了Facebook为何会对于短时间内明显不会取得任何成果的概念性产品总是有着异乎寻常的狂热——唯有如此,才能把年轻人的热情阈值调到最高点,时间轴拉至最长。

退一步来说,即便Facebook真的推出了成熟的、广受欢迎的元宇宙产品,可是其收益的来源仍然要打上一个问号,它打算在这上面添加何种能够盈利的商业模式呢?

如果说Facebook有什么核心技术的话,那么无非就是其推荐算法,而Facebook通过算法变现的手段是什么呢?依然还是广告。

在当前Facebook的营收结构中,广告收入占到了98%,可以说他们完全就是一家“广告公司”。为何当苹果今年推出了新的隐私政策,扎克伯格会产生剧烈的反应,因为这动到了他本人以及Facebook的根本,无法顺利获取用户隐私,推荐算法又如何做到精准呢?

Facebook在广告上的吃相也实在是难言美观。

Oculus的联合创始人在被Facebook收购之初曾承诺,Oculus用户不需要强行绑定Facebook账号,也不必被内置广告所淹没。但Facebook显然并没有打算遵守其中的任何一项约定。

去年10月,他们甚至要求纽约大学关闭其广告定位研究项目。今年8月,他们还以隐私为理由,封禁了该项目研究院的账号。

综合来看,即便是在元宇宙里,Facebook也仍将极度依赖它们的广告推送系统,并且很可能在广告的花样上推陈出新。只不过,现在的互联网大环境可能不会允许他们继续这么“搞创新”。

如今,国内外的监管机构都在加强针对大数据推送等广告手段的监管力度。长此以往,因为不够“精准”,广告主们的投放意愿势必降低,而Facebook无疑就将是这股隐私监管风潮里最大的承重者。

facebook

毫无疑问,Facebook就是一家广告公司,有它没它,问题都不大,各路竞争对手都能在一秒钟之内无缝取而代之。因为Facebook实际上不提供任何产品,它只是一个向用户推送广告的互联网大数据平台。

基于用户数据的定向广告成就了Facebook和扎克伯格的庞大财富,但是这一巨大的时代红利却正在日益成为一股足以将其反噬殆尽的洪流。

从社交媒体转向元宇宙,这种从2D到3D的进化也许会给Facebook一个重铸商业模式的机会,但同样有可能让他们彻底走向消亡——如果元宇宙概念也中道崩殂了,扎克伯格以后再强推某种概念,全世界还会再度慑于他的财富而一起跟着追捧吗?

Facebook未来会走向何方?电科技无法推测,但不妨从过去寻找一个答案。

2006年,从哈佛大学毕业的数学天才,有着数据上帝之称的杰夫·哈默巴赫(Jeff.Hammerbacher)加入了当时还是初创公司的Facebook。他的职位是“研究科学家”——研究人们如何使用社交网络。但在几年后,Jeff挥手离去,并留下了一句传颂至今的名言:

“我们这一代最聪明的头脑,竟然集中在一起绞尽脑汁地思考如何让人们点击广告,这真的是太糟糕了。”

 

 

电科技专注于TMT领域报道,青云计划、百+计划获得者。荣获2013搜狐最佳行业自媒体人称号、2015中国新媒体创业大赛总决赛季军、2018百度动态年度实力红人等诸多大奖。

投稿请登录:http://www.diankeji.com/member
商务合作请洽:marketing#diankeji.com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文字版权归电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本站转载文章仅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电科技立场,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