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出12亿的《凉生》开播失利,青春疼痛IP的时代早已落幕

镜像娱乐镜像娱乐编辑部09-20 17:51

 卖出11.8亿天价的《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终于开播了,但根据市场反响来看,这部剧却是真真实实的“货次价高”。

根据CMS52成数据显示,首播当日,《凉生》在湖南卫视仅拿到0.695%的收视份额,虽略高于同日开播的《橙红年代》,但是远低于北京卫视和江苏卫视《娘道》的收视率。而在豆瓣上,该剧播出两天时间仅有900多个短评,对一部IP剧来说,这个热度可以说相当低了。

 

微信图片_20180920175337.jpg

目前,《凉生》的豆瓣评分尚未出炉,但是从短评来看,一二星差评居多,不少原著粉吐槽选角失败,称钟汉良年龄过大、马天宇演技尴尬。抛开IP光环,在不少路人看来,《凉生》则是一部看简介就想让人绕道的剧,有观众直言:“都2018年了,竟然还有人在拍这种青春疼痛IP。”

青春疼痛IP是有过题材红利期的。2013年,赵薇导演的《致青春》斩获了7.19亿的票房成绩;2015年,电视剧《何以笙箫默》拿下了当年江苏卫视的收视冠军。不过,这个红利期并未持续多久,2016年,青春疼痛IP的票房走向低迷,电视剧热度也迅速下滑。

究其原因,还是在于青春疼痛文学虽为一代人的记忆,但大多数作品缺乏内涵,且思想上呈现出极端消极化,在故事上则脱离现实、陈词滥调,随着青春疼痛文学的主要受众也就是80后和90后年龄的逐步增长,这些作品已经很难被观众和市场认可。集青春疼痛IP弊病于一体的《凉生》,同样如此。

选角、演技遭粉丝诟病

老套故事难留路人驻足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改编自乐小米的同名小说,这部共五册的小说连载时间长达十年,在80后、90后中拥有不少粉丝。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在今年5月推出的典藏版,目前在当当网的青春文学畅销榜上排名第27位,可见热度。

一部IP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最重要的自然是得到原著粉丝的认可与喜欢,但与《武动乾坤》《斗破苍穹》一样,《凉生》同是一部与原著粉想象相差甚远的剧。从社交网络的讨论度来看,大多原著粉丝最不满意的地方在选角上。

该剧男二程天佑人设为霸道总裁,由钟汉良饰演。钟汉良曾在2015年因《何以笙箫默》中的何以琛一角走红,该角色正是霸道总裁人设,但在《凉生》中,不少粉丝还是不满已经44岁的钟汉良来饰演25岁左右的程天佑。不少观众更是直言以钟汉良现在的年龄,更应该向实力派转型,而并非一味吃老本。

微信图片_20180920175342.jpg

男一凉生饰演者为马天宇,虽在年龄上相对吻合,但是演技却成了很多观众吐槽重灾区。其实,在《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播出时,马天宇的演技便饱受诟病,尤其是和女主万茜搭戏时,更是被不少网友评价为“面瘫演技”。

在《凉生》中,马天宇的表演显然缺乏代入感,很多原著粉认为马天宇在剧中塑造的凉生形象过于“娘炮”,豆瓣热评区点赞第一便是“马天宇和孙怡演的不是兄妹,是姐妹”。此外,虽然马天宇在剧中没有使用配音,但是并未得到敬业的褒奖,反被戏谑念台词仿佛念经。

 微信图片_20180920175346.jpg

除了演员选角难以接受外,对不少原著粉来说,湖南卫视的“剪刀手”也很是赶客。相比于视频网站的DVD版本,卫视版前两集剪辑较为混乱,少年姜生和凉生的部分相处片段、凉生打工赚学费等细节均被剪掉了,使得剧情发展较为仓促,缺少铺垫。

对不少非原著粉和演员粉的路人来说,《凉生》似乎并没有太大吸引力,甚至有评价称“看简介就绕道了”。从故事来看,该剧狗血痴缠的三角恋、兄妹变恋人的老掉牙设定、为虐而虐的剧情走向,并未逃脱以往青春爱情剧的窠臼,而不少路人显然对这些俗套已经审美疲劳。目前,《凉生》播出已经两天时间,豆瓣短评人数却仅在900人左右,这对一部IP剧来说,影响力未免过低。

对慈文传媒来说,《凉生》版权费卖出了11.8亿的天价,刷新了电视剧市场版权费的新高,而根据该剧1.2亿的总投资来看,慈文的投资收益达到了800%多。慈文传媒此前发布的《2017年7月19日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称,《凉生》有望成为2018年的剧王,但事实上,对于《凉生》这种青春疼痛题材的作品,已经没有多少观众愿意买单了。

为赋新词强说愁

青春疼痛IP的红利已尽

在国内,青春文学和青春疼痛文学并没有严格的分界线,可以说,青春疼痛文学,占据了青春文学的主流。青春文学起始于20世纪末21世纪初左右,在内容形式上多以校园、爱情、成长为主,主要目标受众在15岁-30岁。虽风靡一时,但在学术界看来,国内的青春文学并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文学,因为这些作品大多内涵较低,缺乏深度。

青春文学的代言人有很多,郭敬明、饶雪漫、明晓溪、九夜茴、辛夷坞、顾漫便是其中知名度较高的几位。较为耳熟能详的比如郭敬明的《小时代》、饶雪漫的《左耳》、明晓溪的《泡沫之夏》、九夜茴的《匆匆那年》、辛夷坞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顾漫的《微微一笑很倾城》等代表作,近几年都已经被多次影视化。

微信图片_20180920175353.jpg

青春题材IP是有过市场红利期的。2013年,赵薇改编自辛夷坞同名小说的《致青春》上映,这部投资仅有5000万的青春片翘起了7.19亿的票房,之后,九夜茴小说改编的《匆匆那年》也拿到了5.88亿的票房。但青春疼痛IP的红利期,并没有持续多久。

吴亦凡主演的《致青春2》上映时,票房仅拿到3.36亿,微影时代的4亿保底宣告失败;同为吴亦凡主演的《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上映时,票房仅有1.56亿。随着观众审美的变迁,当下更容易被认可的是《无问西东》《芳华》这种更具内涵、情怀的青春片,而并非此前狗血的青春疼痛IP。

微信图片_20180920175356.jpg

在电视剧市场,顾漫同名小说改编的《何以笙箫默》曾拿下过江苏卫视2015电视剧收视冠军,《微微一下很倾城》因受众主要为年轻人,收视率并不是太高,但是网播量却在2016年迈入了100亿俱乐部。但是,去年郭敬明的《夏至未至》和今年明晓溪的《泡沫之夏》都未能溅起水花。

不管是电影市场,还是电视剧市场,青春疼痛IP都已经走向了衰落,如此之快便被市场抛弃,最主要的原因仍是自身弊病过多。不少青春疼痛文学作品中充斥着三角恋、车祸、失忆、绝症、自杀、QJ、堕胎、入狱、出轨、背叛、吸毒等狗血桥段,《凉生》就被誉为是这些弊病的集大成者。

这些作品中所谓的疼痛,都是被过度放大化的。为了吸引观众的注意力,影视剧的强刺激、强情节是必须的,但青春疼痛IP中的QJ、车祸、失忆、自杀等桥段,已经成为了套路化的模板,最重要的是,这些桥段是与很多年轻人的青春期脱节的,很难让年轻一代产生代入感。

青少年时期曾痴迷于郭敬明、安妮宝贝的一位90后告诉我们:“千禧一代的青春期时,互联网远没有现在这般发达,与青春的对话,大多都是通过这些青春文学作品。但后来你会发现,很多作品都是非常极端的,是孤例,这些堕胎、自杀、虐恋更像是过度矫情的产物。关于理性的思辨,在青春文学中极度匮乏,现世意义也非常小,而且年龄越大,越容易认识到这些作品的低智与不现实。”

成长虽漫长而孤独,但绝非很多青春疼痛文学中所描述的这般消极。其实,脱离现实、陈词滥调、缺乏思辨、与社会脱节,正是青春疼痛IP迅速失去市场的原因,当下的市场,观众更想看到的也并非这些“堕落青春”,而是展现普通人青春的影视作品。去年和今年,《你好,旧时光》和《忽而今夏》两部青春题材作品在豆瓣都拿到了8分以上的评分,在国产青春剧中极为罕见。

微信图片_20180920175400.jpg

如此高分的原因,是这两部剧都没有“为赋新词强说愁”,而是聚焦于绝大多数人真实的青春,比如探讨保送、高考、落榜、师生、家庭、异地恋、就业等问题,这些看似平凡的元素,其实才是千禧一代真实的成长经历。市场风向早就已经改变了,《凉生》的失利,是早已注定的。

剧王种子选手一再失利

下一个爆款究竟在何方

《凉生》的上线本没有如此快,之所提档上线,是为了拯救收视率持续下滑的《天盛长歌》,因以0.154%的收视率创下了湖南卫视黄金档十年内最低记录,湖南卫视将70集的《天盛长歌》剪到了56集,并提档《凉生》。但以目前的热度来看,《凉生》有望成为剧王恐怕只是慈文传媒的自卖自夸。

今年以来,电视剧市场可谓一潭死水。截止目前,黄金档收视率持续维持在1%以上的寥寥无几,对比之下,去年《人民的名义》收视率破8,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单集收视率也曾破2。无爆款出现,说明整个电视剧市场陷入了瓶颈,不过,复盘上半年的市场,对电视剧市场未来的走向并非没有启示可言:

1. 不要迷信IP

如果说2017年还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楚乔传》《我的前半生》等IP剧进入收视排行前10,那2018年堪称IP剧的全面扑街年。近期,《武动乾坤》《斗破苍穹》等大IP相继失利,“流量+IP”的模式显然已经不再是万金油了。但是,《武动乾坤》《斗破苍穹》等剧的失利,与改编质量差强人意有很大关系。

优质改编IP目前的市场前景仍然理想。以《香蜜沉沉烬如霜》为例,虽也陷入了“编剧手撕片方”、“剧情注水”等负面舆论,但是整部剧瑕不掩瑜,原著还原度高、感情戏细腻,特效水准高,得益于精良制作,该剧多次拿下黄金档收视第一,网络讨论度也领先于同档期其他剧集。由此可见,IP改编走向精品化成必然趋势,仅是打着IP的名号圈钱,则很难留住观众。

微信图片_20180920175403.jpg

2. 电影咖并非良药

2018年开始前,《脱身》《天盛长歌》《如懿传》三部剧被业内广为看好,因为这三部剧主演中,陈坤、倪妮、周迅均为电影咖。陈坤时隔八年回归小荧屏,倪妮首次主演电视剧,周迅在《红高粱》之后再接电视剧,都很令观众期待。但结果却是,《脱身》和《天盛长歌》收视扑街,《如懿传》热度也远低于预期。

混迹电影圈的演员,转战电视圈可以说是自带光环,片酬更是惊人。《如懿传》中,周迅片酬达到了5350万,《天盛长歌》中,倪妮的片酬更是高达9800万。不过,片方付出了高额的演员成本,却不一定符合观众眼缘。以今年暑期档火爆的《镇魂》和《延禧攻略》来看,二者均没有大牌演员加持,也可见演员咖位不一定能决定一部剧的市场命运。

微信图片_20180920175406.jpg

3. 品质不仅是指服道化

2015年,《琅铘榜》的出现,让观众意识到国产剧的工艺水准也可以精益求精,而并非一味粗制滥造。《琅琊榜》成功后,成为了不少影视剧的标杆,今年以来,“制作精良”就是很多电视剧的宣传重点和卖点,但是多数作品仍是“舍本逐末”,服化道等虽精致,但在最重要的内容上却难掩乏力。

以《天盛长歌》为例,服化道、布景、构图等在古装剧中皆属上乘,但剧情仍是差强人意。不仅节奏张弛失衡,故事发展拖沓,市场定位更是模糊,在大女主戏与大男主权谋戏之间徘徊不定,成了该剧收视扑街最主要的原因。

微信图片_20180920175409.jpg

4. 质量与热度渐成正比

今年的电视剧市场,虽无《人民的名义》这种全民爆款出现,却不乏一些小爆款,如《和平饭店》《媚者无疆》《香蜜沉沉烬如霜》《结爱》等剧。可以发现,这些剧不仅豆瓣评分均超过了7分,而且评分总人数都很高,最低者3万人左右,最高者达到了14万人左右。

这几部剧播出时,虽也有观众指出其不足之处,但更多观众则认为这些国产剧中为数不多有诚意、有进步的作品,值得拿到高分。除了《香蜜》和《结爱》,《和平饭店》和《媚者无疆》主演都非流量阵容,也可见质量对剧集出圈的重要性正在逐渐提高。

微信图片_20180920175412.jpg

5. 垂直领域小爆款增多

今年以来,可以明显感觉到前几年市场上流行的玄幻、古偶、都市言情等大众题材在过度消耗下走向衰落,而垂直领域的细分题材则更容易吸引观众。诸如耽美题材的《镇魂》、亲情题材的《快把我哥带走》、青春成长题材的《忽而今夏》、悬疑犯罪题材的《S.C.I.谜案底》,少年冒险题材的《天坑鹰猎》等。

目前,国内电视剧创作正在走向类型多元化,垂直领域内容正在慢慢突破圈层,走向大众。未来,垂直化和亚文化内容势必会持续增加,届时,差异化则将成为剧集的主要竞争力。

微信图片_20180920175415.jpg

6. 抓住时代共鸣者胜

2018年开始至今,唯一可以称得上大爆的仅有古装剧《延禧攻略》。这部剧虽说仍是传统的宫斗剧,但它赢在了对时代心理的准备把握和迎合。这种“爽剧”模式,更为符合当下时代的快节奏,女主魏璎珞的独立善良、有勇有谋,则更容易被当代女性共鸣。所以,传统题材并非已经失去了生机,而是有待根据时代的变化和发展去演进。

随着整个影视行业寒冬的到来,电视剧市场也不可避免地陷入阵痛期,天价片酬、天价版权费、刷分、刷收视率以及播放量等行业弊病更是被逐一曝光,推至台前。这虽引起了不小的动荡,但却正是整个行业冷静下来反思回顾的绝佳时机。

或许无爆款诞生,也是件好事,当观众不再随随便便就为一部作品买单时,才会真正倒逼良性创作的回归。《凉生》失利后,市场可能才会意识到这11.8亿天价版权费中的巨大泡沫,下一次,还会有买方再天价购买这种已过时的青春疼痛IP吗?

Tags: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