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大会》第二季:一场针对不同圈层勇敢者的游戏

来源: 镜像娱乐李芳·01-31 10:46

“吐槽是门手艺,笑对需要勇气”,喜剧脱口秀现象级节目《吐槽大会》第二季于2017年12月10日正式回归腾讯视频,目前已更新8期,总播放量近12亿。

“冻带鱼”、“留给中国队的时间不多了”、“音乐圈鄙视链”等衍生话题占据微博热门排行榜,#吐槽大会#的话题阅读量超过20.2亿,一直站在喜剧脱口秀节目的顶端。

相信看过前8期的“槽友们”会发现,《吐槽大会》第二季的节目制作既延续了第一季的优势,又在此基础上增加了更多的亮点。第二季跟第一季相同的是依旧简单直接,以内容制胜。没有绚丽的舞美灯光、仍是一人、一桌、一话筒的表演形式;不同的是,第二季的主咖和嘉宾的选择范围发生了很大改变,从职业到个性等各个方面,都更加丰富,讨论的话题自然也覆盖了更全面、细分的圈层文化。吐槽归吐槽,段子间多了一些温情,观众笑过之后心中会留下更多耐人寻味的深刻意义。

微信图片_20180131104054.jpg

内容大于形式

重视圈层文化的拓展

与一些大手笔置于舞美设计的网综相比,《吐槽大会》在形式上或许有些简单,几把椅子、一张台子、一个话筒,甚至连台的高度都没有变化,但对于一个强内容的节目来说,足矣。

《吐槽大会》在努力淡化一些模式上的东西,将所有出花、出彩的地方都集中于内容本身,但这并不意味着它的模式不重要,它的模式强在隐性,强在隐藏于模式背后的逻辑,这些是不能打破的。比如,被吐槽的主咖在接受吐槽的时候不能反驳,只有在最后才有机会开口说话。

《吐槽大会》第一季邀请的嘉宾大多是传统意义上的演艺明星,一方面是可以利用他们的知名度快速打开喜剧脱口秀节目的市场;另一方面,受众对于演艺明星的槽点接受度会更高,门槛更低。但经过第一季的培养,到了第二季,《吐槽大会》则开始在嘉宾阵容的选择上更注重圈层的多元性,为观众带来意外惊喜。通过不同圈层文化之间的碰撞与讨论,展现出更广普的社会关系。

微信图片_20180131104049.jpg

从图中可以看出,从影视圈的演员、导演、编剧、经纪人,到音乐圈的歌手、制作人、钢琴家,再到体育圈的运动员、教练、解说、主播,还有魔术圈的刘谦、网红圈的papi酱、脱口秀圈、产品圈、主持人圈等等,《吐槽大会》第二季中体现的圈层文化更加丰富。

比如第4期,国足上综艺、而且还直面吐槽还数头一次。国足队长冯潇霆代表国足坐在了红椅子上接受吐槽,单集播放量达到1.6亿。一直以来,国足都备受关注,也备受质疑,“每个球队有不同的风格。巴西队踢球,桑巴,灵动。德国队踢球,铁血,有纪律。中国队踢球,很尽力。”

第四期在吐槽国足的同时也多了一份柔情和温暖。黄健翔曾说,中国足球进世界杯就裸奔。在这期节目中,黄健翔以吐槽的方式再次表示:“我解说这么多年,怎么会不希望你们好呢?我多希望你们能打进世界杯啊,多希望能解说一场属于中国足球在世界杯上的胜利啊。小冯,你们要加油,一定要尽早打进世界杯。因为进的晚了,我就老了,裸奔就不好看了。”此番话,幽默的背后,简直扎心。

微信图片_20180131104045.jpg

在第二季中,《吐槽大会》也多了一些新面孔,从《脱口秀大会》中走出来的庞博、斯文、王建国等人,其实都是《吐槽大会》的幕后人员,这些新秀走向台前的过程,意味着喜剧脱口秀闭环的形成。

《脱口秀大会》和《吐槽大会》都是笑果文化和腾讯视频的产品,两个IP之间有着相互的连带关系,通过加入线下的脱口秀选拔和表演活动,完成脱口秀生态的健康发展。

笑果文化董事长叶烽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理想的状态是将《吐槽大会》做成喜剧脱口秀行业的入口,借助这个平台完成脱口秀行业的衍生和生态建设,涉及从内容生产到脱口秀表演者培养这整个喜剧文化产品消费闭环。

微信图片_20180131104041.jpg

 直面社会现实

加强价值观顶层设计

价值观传递是一个润物无声的过程,《吐槽大会》在第二季的内容设置中,将价值观揉碎了分拆于各个段子中,在保持19秒一个笑点的同时留给观众更多的思考。

1、更关注社会现实问题

《吐槽大会》第二季对价值观的顶层设计开始有了集中体现。节目通过设立一些“高级梗”,使得观众在恍然大悟后爆发出兴奋的掌声,此后相关讨论也会在微博话题中引发新一轮的传播。

除了段子本身的价值观传递外,嘉宾在吐槽的同时也开始关注于槽点背后的故事。比如,郎朗坦言音乐教育不应该是精英教育,每一个孩子都有接受音乐教育的权利;国足队长冯潇霆讲述了当前中国足球低迷的原因——在中国踢球的孩子少,愿意把足球当作职业的就更少了……

微信图片_20180131104037.jpg

吐槽也是反映现实问题的一种手段,真正好的喜剧脱口秀是要能直击社会现状,然后通过幽默的方式表现出来,在观众笑过之后能够留下一些真正有意义的反思和动力。

2、“冒犯”传统交流方式

在中国传统的交流方式中,有一个很大的矛盾是,中国人不习惯那么直接地表达不同意见,更少有人会当面相互吐槽。因此,如何打破这种心理障碍是一个难题。在吐槽的过程中,能对嘉宾的心理层面“冒犯”到什么程度,是体现节目组能力的时刻。

梁朝伟、刘嘉玲、张曼玉之间的关系在网络中话题无数,可真正敢拿到刘嘉玲面前来说的还真不多。《吐槽大会》第二季第7期,“刘嘉玲张曼玉之争”被直接当做了槽点,“刘嘉玲婚礼差点被换掉,幸亏张曼玉没有档期”、“刘嘉玲被很多奖提名,但都被张曼玉拿了奖。”嘉宾犀利的言语让观众都捏了一把汗,这能说吗?

微信图片_20180131104032.jpg

不过,最后节目呈现的效果很好,刘嘉玲毫不避讳,甚至自己都乐到不行。可见,虽然吐槽嘉宾本身存在尺度问题,但尺度太小节目效果不佳,尺度过大嘉宾又会尴尬,如何权衡其中利弊并设定好边界,是一件难度极大的事情。

3、新女性主义的传递

现在《吐槽大会》第二季已经播出8期,在这8期中,女性主咖占据5期,而且这些女嘉宾均为新女性的代表,他们无论是自身的发展还是公开的言论都在强调女性独立。他们代表的是“刚柔并济”的时代新女性,不拘泥于细节,更愿意为女性发声。

“拥有少女心的大女人”伊能静在微博中和各位好姐们分享自己的生活,告诉大家女性要自重独立,不需要依附于他人;papi酱在短视频中夸张的表现方式甚至有点“自毁形象”的表演,则在展示普通女性也有发光的一面。金星、刘嘉玲、张雨绮同样都是女性独立精神的代表,她们在《吐槽大会》上的表现,展现的是新时代女性的独有气质。

微信图片_20180131104028.jpg

4、环保公益观点的强化

其实,在嘉宾选择上的圈层化拓展背后,还有一点很难被发现,那就是《吐槽大会》第二季的主咖们普遍热衷于公益事业。金星曾多次举办慈善舞会,并亲自献舞为儿童基金会筹集善款;刘嘉玲是大熊猫推广大使;伊能静是“静新图书基金”发起人,多次为自闭神儿童捐款、领养多名因灾失去父母的孤儿……

这些嘉宾在以身作则的同时,也通过节目呼吁更多人关注公益事业,帮助更多人享受到生活的美好。

郎朗在节目中谈到,自己为了提高孩子们的音乐素养、普及音乐教育,做了很大的努力,包括成立郎朗国际音乐基金会来举办公益赛、捐赠乐器和教材等。他强调“公益不仅靠捐赠,更重要的是花点时间,将这份爱传递下去。”

微信图片_20180131104024.jpg

《吐槽大会》第二季让观众在享受欢乐的同时能接受到更多信息,不仅仅是“知识点”的普及,更是一种意识、价值观的培养。

 打破文化壁垒

助力喜剧脱口秀本土化

《吐槽大会》的节目形式来源于英格兰的喜剧脱口秀,原名“Stand-up Comedy”,把这种节目形式根植到中国市场,在《吐槽大会》团队看来是一件非常有创造性的事情。

微信图片_20180131104020.jpg

中国市场上想要做喜剧脱口秀的节目很多,但真正能还原喜剧脱口秀的本质价值而又能找到中国受众易于接受的方式,却是从《吐槽大会》才开始的。究其原因,不外乎它打破了以下壁垒:

1、文化壁垒。由于文化差异,西方脱口秀的幽默方式在内地大多并不通用。西方模式植入国内首要解决的问题便是文化本土化,只有进入中国观众划定的内容接受圈,才能免于水土不服。

2、观众对喜剧中逻辑梗的理解力不同。观众对于梗的反应速度和理解能力,与编剧创作之间是存在差距的。如何寻找到编剧逻辑与观众逻辑之间的平衡点是脱口秀需要解决的第二个问题。

3、对吐槽尺度的把控。正如前文所谈及的对嘉宾“冒犯”程度一般,如何将吐槽的尺度把控在观众觉得刺激、嘉宾觉得舒服的范围是很难的事情,毕竟每个人对于某些问题的容忍度是不同的。

4、内容创作力。任何一种文化或节目形式要想能够持续产出,创作能力的提升是必不可少的要素。一个脱口秀演员不具备创作能力,他就永远无法贴近生活,无法寻找到与观众的共鸣。

思文最著名的段子“把夫妻当成兄弟”、庞博关于程序员的自黑、包括池子、李诞的很多段子为什么能够受到观众的喜爱,这和他们对生活的观察是分不开的。 

从破壁程度来看,第二季的《吐槽大会》愈发体现“Stand-up Comedy”的内涵,即通过幽默的方式表达对生活的洞察,让观众发笑之余能够思考段子背后所体现的价值观。这也是《吐槽大会》能够带领中国喜剧脱口秀走向新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笑果文化董事长叶烽曾说,《吐槽大会》是智慧的游戏、勇敢者的游戏,其实不仅是对来接受吐槽的嘉宾而言,对节目制作方同样也是一场冒险,做喜剧脱口秀文化的本土化尝试、直面社会中一些处于阴影下的现实都是一场勇敢者的冒险。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00-2016 DIANKEJI.COM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6168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京鼎衡丰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9809号-4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