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辛德勒名单新年开播 2017年不可错过的写实佳剧

来源:娱乐资本论红拂女·3个月前

 2016年的中国电视剧荧屏,成为了古装、玄幻、言情的天下,幻想类题材占据了大半壁江山,然而,这一类题材也许能满足年轻人的视觉享受与好奇心,但作为文艺作品的电视剧,应该也要承担一部分传承历史的责任,电视荧屏也需要丰富多元的题材。

一直以来推出了不少写实佳剧的北京卫视与江苏卫视,将于2017年1月1日开播由高满堂编剧、花箐执导,王雷、陈宝国、张静静等实力派演员主演、以二战时中国签证官在奥地利拯救犹太人故事为蓝本讲述的电视剧《最后一张签证》。该剧汇集中国一线编剧、导演、演员精英,同时由中国和捷克两国强强联合打造,在开年第一天要打出强劲的第一炮。

“这是一个很大的历史事件,在欧洲没人不知道,可是我们国家却鲜少有人关注那段历史,这让我很痛心。”编剧高满堂在接受娱乐资本论采访时直言。然而,以历史为蓝本,也表明了艺术创作的空间会比较有限,高满堂形容创作这个剧本时,自己是在“螺狮壳里做道场”,不能把历史娱乐化,要尽量做到真实。

导演花箐过去也执导过不少历史剧,例如历史战争剧《我的兄弟叫顺溜》、空战题材剧《远去的飞鹰》,都展现了花箐导演颇有深度的镜头设计。这次,在《最后一张签证》里,花箐用古铜色的做旧色调、纵深有度的镜头运用,为观众呈现了原汁原味的二战风貌。

在现在这个玄幻抬头、现实低落的年代,《最后一张签证》这样一部具有国际视野的写实佳剧,是如何被打造出来的呢?

从自救到救人 中国历史战争剧已经到了2.0时代

又是二战、又是拯救犹太人,很容易会让人想起经典电影《辛德勒名单》,而《最后一张签证》,也被许多业内评论人盛誉为“中国版《辛德勒名单》”。编剧高满堂在采访中透露,为了这个项目,他连续三次远赴捷克布拉格考察,还把《辛德勒名单》的纪录片仔细观摩了数次。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呼吁,作品要上去,作家要下去,做历史题材,一定要深入民间做一些走访,在布拉格我们主要是去犹太人生活过的地方走访,大使馆、集中营旧址、犹太人纪念馆,前后加起来总共长达两三个月。其实这些东西查资料也可以查到,但实地走访比看冰冷的资料更有感情。”高满堂说,经过了实地走访,他在最后提练出了“我无限崇拜生命”这句提纲挈领的主旨。

不过,高满堂也坦承,如今的电视剧市场,能有资方愿意用三年的时间慢工出细活做一个项目,确实是很难的。不过,从行业和类型剧的角度来看,《最后一张签证》具有相当重要的里程碑意义。

编剧高满堂

该剧导演花箐在接受小娱采访时也表示,其实《最后一张签证》与《辛德勒名单》,两部作品的角度并不一样。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历史舞台上,中国人曾经参与或后人了解得最多的是民族自救,比如抗日战争。然而,对于一个本身在苦难中的民族去帮助另一个苦难的民族的故事,知之甚少。《最后一张签证》虽然从一个外交官角度切入,但绝对不是英雄主义,是要体现一种民族和国家及人文情怀。与《辛特勒名单》讲一个德国商人去拯救犹太人是不一样的视角。”

所以,对于导演来说,把握角度的准确性非常重要。而如他所说,《最后一张签证》与过去的同类型题材作品相比,最大的跨越便是从自救到救人,一个当时还陷在水深火热中的民族,能够具有相当的胸怀与视野,去拯救其他民族,这本身就是一种质的飞跃。

过去,观众在相当多的影视作品里感知到了那一代中国人的苦难,如今,中国的历史战争剧是时候跨入2.0时代了,《最后一张签证》便是一次有新意、有勇气的尝试。

以人为圆心 打造不绝对伟光正但一定血肉饱满的真实历史人物

在正式播出前,娱乐资本论曾观看过《最后一张签证》的数集成片,在成片中,王雷饰演的外交官普济州机智过人又风趣幽默,也看到了他的上司、陈宝国饰演的鲁怀山虽然严肃正经但却也有灵活变通的一面……每个人物都非常丰富多面,并非观众从前在重大历史题材剧目中看到的清一色伟光正形象。

导演花箐说,虽然是第一次和编剧高满堂合作,但高满堂的剧本里对人物的刻画和人文情怀,是他最欣赏的,两位创作者可谓是一拍即合。

在《最后一张签证》中,家国大义只是故事的底色,而小人物在历史大潮中的坚守与变通,才是故事的丰富底蕴。王雷饰演的男主角普济州,爱抖机灵爱贫嘴、风趣幽默又机智过人,颇似电影《美丽人生》中即使面对纳粹迫害也嬉皮笑脸、不改幽默本性的犹太青年圭多。

充满了生活的情趣与质感、而非通篇都是战火连天的苦闷与萧瑟,这是《最后一张签证》与之前同类型作品最泾渭分明之处。

高满堂说,自己这些年来创作时也在反思,艺术与商业的边界,在做剧时,不能一厢情愿,也要考虑收视率、市场表现,一些重大历史题材电视剧,经常收视率不尽如人意,影响力也十分有限,每逢纪念日,总有大批作品出现,但能留下、成为经典的却很少。“我不是想讨好年轻人,而是希望年轻人能很享受地了解这段历史,而不是被动地被强行灌输。”

同时,高满堂也表示,尽管现在是“娱乐至死”的年代,但我们的观众其实并不拒绝去了解历史,只是看呈现的方式和与观众接触的方法,传统的宣导和洗脑肯定不再奏效,就让戏剧回归其本身的魅力,用跌宕起伏的人物命运、有血有肉的角色设定、家国大义的深刻主题,就能够打动人。

巨额投资制精品力作 全方位还原时代风貌

据悉,《最后一张签证》的总投资高达3亿克朗,是捷克投入最高的合资片,甚至超过了在捷克取景的大片《碟中谍1》《007皇家赌场》的拍摄费用。

该剧在布拉格实地取景,充满了异国美景的细腻质感,制片人朱凯表示,当时看完剧本后,就决定这部剧95%的量都要在国外拍,一开始定预算时,朱凯跟合作伙伴说,先不要限制,先去国外考察,和国外的工作人员沟通,最后才确定下来。而且,由于要与国外工作人员磨合,该剧的拍摄耗时也相对较长。而且,比较难得的是,捷克政府给剧组145位工作人员,颁发了100天的工作签证,来帮助剧组拍摄。

慢工出细活,成片的效果表明,金钱成本和时间成本花得还是值得的。导演花箐告诉小娱,剧里虽然没有太多的战争场面,但却具有强烈的人文情怀,欧洲冬天的外景十分凄美,他们的建筑虽然年代久远,但保存得也很完整,天然就具有画面感。

这部每一帧都可以截图当壁纸的电视剧,有别于一般的国产剧,在制景上堪称高规格,该剧对画面的色调、明暗对比、构图有近乎处女座的“强迫症”,刻意做旧的古铜色,彰显着那一时代的特别,而监狱戏份的暗黑,又提醒着观众当时人民的多灾多难、纳粹对人民的迫害,惊心动魄。

导演花箐说,剧组很幸运能够在捷克筹备拍摄期间,找到很多那个年代的真实德国军服及犹太人衣服,演员穿在身上,感觉很不一样,这也给了演员呈现角色的信心,更真实的还原人物。

在成片中也能看到,导演花箐特别善于用镜头来凸显剧情的紧张感与悬疑感,例如普济州初遇女主角罗莎,从电话亭里奔出去追小偷,镜头跟着一起跑动,带有极强的节奏感,在布拉格美丽的大街小巷里穿梭,那一瞬间带给人很大的美感,暂时让人忘记了战争的残酷。

花箐告诉小娱,他认为镜头从来都是为人物和故事服务的,而他也一直喜欢用运动镜头,因为运动镜头能带来一种呼吸感,但不管是什么镜头,所有的镜头语言都只是为了更真实的记录。

《最后一张签证》,将国产历史战争剧升格到2.0阶段,有比一般国产剧更大量级的投入,以及比较有想法的编剧、导演、主演的配合,必会是2017年开年大剧中最不容错过的一部力作。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00-2016 DIANKEJI.COM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6168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京鼎衡丰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9809号-4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