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仅仅是直播平台的一剂春药?

来源:电科技鸽子·06-16 10:13

2016年的直播行业大爆发,无疑成为眼下最热的话题。前不久,扎克伯格与三名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进行了长达20分钟的对话,Facebook社交网站对此进行了全程视频直播,吸引了共100多万的网友,截至直播完成后的三个小时,直播视频回放数已达200多万。这条消息在业内引起了轩然大波,惊人的直播粉丝量也让许多创投公司看到甜头。

图片1.jpg

近日,花椒直播在京发布的“融”平台就吸引了众多关注者,除了主推的“融”平台之外,VR直播也成为了花椒强力推荐的内容。

前不久,花椒为吸引众多网民,宣布花椒vr直播专区正式上线并开放体验,同时免费发放10万台vr眼镜和1000套vr拍摄设备。VR直播的上线与蚁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蚁视在硬件、软件等为其提供全面的VR技术支持。

“网红”为什么如此吸引网民的关注?

方正媒体的杨仁文博士认为所谓的“网红”群体其本质来自于马斯洛需求下的网红金字塔原理。

从生理、安全、归属、尊重、自我实现几个角度来分析,绝大多数普通大众都在关注以颜值、声优、身材类为主的节目,从金字塔的原理来看,这其实满足的是大众对于生理上的需求;而相对高层次的节目例如心灵鸡汤、情感专线类的直播则代表一些寻求个人隐私及安全的需求;更高一层则代表在某一个板块或者围绕某一个兴趣点所形成的圈子或者团队组织,以某一个共同爱好,如外语圈、美食圈等等逐形成的具有归属感的圈子;而更深度像KOL、专家类直播内容则属于相对垂直领域的研究;而终极的自我实现方向,则更多的是像类似超级明星或虚拟IP一类,这些内容往往已经形成了一种现象级的文化潮流,这些明星不仅从中得到知名度、商业价值的提升,同时也带动一种风潮,引领一种文化。

图片2.jpg

通过马斯洛原理映射在直播的梯度上,不难发现个人IP在直播平台上的差别。从横向分析维度来看,网红虽从内容产出量相较与个人明星频次高、出镜率高,但是在个人的IP影响力及粉丝覆盖范围上看,明星的总比价值更高于普通的网红。而从商业价值角度来比较,明星依赖于传统的高质量内容成名,为成为大众偶像对个人特质进行炒作和全方位包装。而网红则不同,由于名气不及明星覆盖广,则主要靠颜值及个人秀来包装,需要依赖于某个特殊的事件来吸引眼球。

根据华创证券4月初发布的《直播行业深度报告》,2015年直播行业市场规模约为150亿元,随着用户数扩充、变现方式增加等驱动力推动,到2020年,总规模将上升至1060亿元。

从目前中国与欧美直播的内容对比大致了解到,中国直播内容在当下靠颜值、靠身材的网络直播大环境下,偏内容性的直播仅占据着极少的篇幅。而欧美则多以专业性、趣味性为主。虽然在直播内容方面都有提供专业化指导服务、创作支持、自身资源帮助网红扩大影响力等等相似点,但是对比亚洲类直播,特别是中国来说,欧美网红的孵化更专业,更具有国际性,粉丝化数量也更全球化。

从本质来看,这种问题出现与中国目前经济状况有直接关系,虽然中国的GDP已达全球第二,但软实力上与美国等发达国家还存在一定差距,人们生活水平虽然较之前有所提升,但是在文化教育水平上还需要走很长的路,从直播关注的内容上就可以直接反映出大众目前的思想状态。

VR直播是增长点还是噱头?

图片3.jpg

除了直播明星或网红达人的生活,明星柳岩作为VR专区首位明星主播,也参与到VR直播的大军来,在花椒VR直播开始仅30分钟,关注用户已经超过400万人,两小时的直播中共600万人同时在线互动,各种礼物刷屏不断。

VR直播虽然作为现在热门的平台,但事实上还有诸多不成熟的因素。

从技术上来看,大量企业集中投资于VR头盔设备领域,在使用的时候用户的视角是固定的,看到的画面角度有限的;还有就是VR视频采集端线路不稳定,用户观看的时候很容易出现卡顿现象,如果想要让更多的人接受VR,那么这些技术问题必须解决。

从商业模式上来看,成本花销大,一段4分钟的VR视频成本至少60万,如果视频网站想要通过VR视频盈利的话,室内场景需要都准备到位,单单一个室内房间的租金就会让这个VR直播变得非常昂贵;同时由于观看VR直播的用户量相对较少,由于需要佩戴设备才可观看,从这角度来推算用户的粘性度就会大打折扣。

作为花椒直播主推的VR直播到底有没有说的那么好,电科技只能在此打个问号,目前从技术和实现手段来看,短期内或许能聚集大量粉丝,但想长期持续发展,花椒还需探索一条与其他直播不同的商业模式。 

Copyright © 2000-2016 DIANKEJI.COM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6168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京鼎衡丰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9809号-4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