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访谈怒摔杯到抢章夺权,李国庆或许真能复活当当网

电科技袁创07-09 13:12

在2019年10月,当当网前总裁李国庆带着自己的新项目”早晚读书”参加录制了《进击的梦想家》第一期节目。当被问到是否能够原谅妻子俞渝的”逼宫”时,一直从容的李国庆怒不可遏的拿起桌上的杯子,狠狠摔在了地上。

1.png

作为当当网前总裁,李国庆算是一位有头有脸的人物,在节目上摔杯子这么不符合头衔定位的事情,自然不会被网友们所放过。于是”摔杯子”就成了与李国庆形影不离的梗,以至于今年在李国庆拍卖午餐和直播带货时,也经常能看到”别摔杯子”的字眼。

当李国庆摔杯子上了热搜,作为当当网的实控人俞渝,毫不留情的发长文指出李国庆在炒作,称其“不讲事实,讲故事。九分假,一分真。”同时还控诉李国庆当甩手掌柜,一切都让作为妻子的俞渝收拾,并且还隐约暗示了家暴、同性恋等内容。

 2.png3.png

这样一个控诉自然像重磅炸弹一样炸开,但是李国庆同样也祭出了”肮脏往事”的杀手锏,反击俞渝故意抹黑,将自己伪装成受害者。

4.png

在当时,这可能是发生在李国庆身上最有戏剧性的事情了,夫妻双方的互相揭底也自然而然成了互联网上的谈资。但是由于话题过于私人,并且也都只停留在你说我说的口头交流上,这夫妻大戏也就渐渐的冷却了下来。

谁也想不到的是,更精彩的戏码还在后边。

2020年4月26日,根据当当网称,李国庆带着”5名大汉”,闯入当当网办公区,抢走了几十枚公章财务章,当当网已经报警,并且公章已经作废。

而李国庆方面则发布了告全体员工书,宣称全面接管当当网,并且反驳称早已得到小股东支持,事情属于正常接管,在取得公章的15分钟前后并没有撕扯,根本不算抢。

5.png 

据当当网副总裁阚敏称,俞渝拥有对当当网的实际控制权,股份中俞渝占55.23%,李国庆占22.38%,他们的孩子占18.65%,孩子的股份是代持在父母名下,并且当当并没有董事会,李国庆所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仅仅是跟一两个离职员工进行的幌子,是无效的。

但是,作为夫妻共有财产,理论上李国庆和俞渝在当当的股份上是没有高低的。于是就此,两人之间的离婚诉讼案就成为了关注的焦点。而根据两人的说法,也正验证了离婚迟迟无法完成,也是因为当当的股份控制。

俞渝以感情没有分裂为由拒绝离婚,而李国庆则直接指出她这么做只是为了保护对当当的控制权。

对于法院来说,最终还是要在庭审上判断高低。但俞渝举证分居期间双方还曾有过亲密接触,一同出国旅游并且赠送礼物,这被认为是感情尚未破裂的证明。李国庆对此也只能感叹离婚太难。

6.png

也正因为双方并未离婚,警方也无法介入夺章的家务事之中,因此判定李国庆没有违法,此一出似乎是李国庆略胜一筹。对于夺来的公章,以他的话说是”白天绑在裤腰带,晚上放被窝里”。

显然,夺得了红章还被判定不违法的李国庆尝到了甜头,就在警方结案之后不久,2020年7月7日,李国庆再次带领人马,强行闯入当当办公室,撬开了多处保险柜,拿走”资料”,同样的剧情开端,同样以当当在微博上宣布已报警开始。

7.png

接下来的剧情也如意料之中一样展开,当当宣称李国庆所说的接管无效,并且已经被警方带走,而李国庆也在微信群中表示在接受调查。当然了,之后继续发布澄清微博也是必要的步骤,在一篇长微博中,李国庆给出了几个有趣的说法。

 8.png

根据这篇微博称,李国庆和俞渝在管理上出现了很大的分歧,出于维护家庭关系稳定等因素,选择主动退让,并且与俞渝约定,将当当公司交于她管理3年,之后便交还给李国庆,但是如今4年已过,俞渝依然没有移交管理权的意思。

俞渝的各种说辞,仅仅是要在离婚的财产分割上获得优势,以此来获得对当当网的控制权。而小股东则均支持李国庆做董事长兼CEO,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看到当当每况日下,是要自救罢了。

在长微博中,李国庆提到了当当丧失的众多战略机遇,并为之感到痛心:”5年前我布局的:出版,电子书,网络文学,影业ip,实体店,文化地产,时尚自有品牌百货等,这每一个领域本来都有机会增长出一个新的当当网,本该获得老当当纸书同等的利润。更让我忧愤的是,我一再督促但缺乏流量支持的知识付费业务,缺少布局,毫无起色,以及已经初具规模的平台百货乏善可陈,日渐沉沦。”

9.png

对此现状,李国庆的评价是不思进取自甘堕落,刻薄对待股东,员工,伙伴和用户。并且认为这二十年的心血将付之东流,没有人能够保障数十位小股东的权益。

所以,根据李国庆的说法,他的所作所为都是在伸张大义,为了不让小股东在当当网上吃亏,也为了当当网未来的辉煌,他不惜以掠夺者的身份出现,强行进行管理权的交接,而俞渝则是通过婚姻手法玩阴招,赖着曾经的约定不履,想要继续掌管当当。

不过,李国庆选择这条”扶持公司未来”的道路倒是很有趣。

自从2016年9月当当从美国退市之后,到2017年审计整年利润三亿五千万,2018年更是到了4亿之多,同年海航打算收购当当,给了75亿的估值,虽然最终交易流产,但是也可以从侧面印证当当的价值。

2019年,当当副总裁陈立均接受采访时表示:“当当网2018年一百多亿销售,GMV 150-160亿,四亿多利润,持续5年盈利,没有任何负债,无论是销售额还是利润增速都在加速度增长。”也就是说,在资本寒冬的困境下,当当网过着没有贷款,没有质押的舒坦日子,盈利和净利润也在稳定的增长。

当当网并没有走时下公认的商业模式,通过烧钱来扩大规模,最终实现盈利。相反的,而是选择了一条更加稳健平稳的道路,虽然在扩张上显得略有不足,但是从账面上来看并没有什么可值得抱怨的。

或许这正是两夫妻在管理目标上的分歧所在。曾经那个最有机会挑战淘宝的当当,现如今已经成为了电商中的老末,曾经被李国庆嘲讽为”傻大黑粗”的刘强东,已经领着京东坐上了电商老二的交椅,并且在图书业务上持续蚕食着当当仅剩的一点地盘。

那个继续走着稳健道路的当当,在俞渝的管理下存在感越来越低,没落这个词早已挂在了当当网的头上,看到这幅情景也不怪李国庆会过于感情用事。或许,当当网目前要突破困境,正是需要李国庆的这种勇气。

谁知道呢?

电科技专注于TMT领域报道,青云计划、百+计划获得者。荣获2013搜狐最佳行业自媒体人称号、2015中国新媒体创业大赛总决赛季军、2018百度动态年度实力红人等诸多大奖。

投稿请登录:http://www.diankeji.com/member
商务合作请洽:marketing#diankeji.com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文字版权归电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本站转载文章仅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电科技立场,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