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秒视频拍出350万天价,让比特币都失色的NFT真有这么高的价值吗

电科技辛雯10-13 23:17

如果你认为虚拟货币不靠谱的话,那么说明你还没有见过NFT。

10月9日,香港苏富比拍卖行举行了秋季拍卖,参拍的有罗丹等艺术大师的名作。不过,这次的买主们似乎对艺术的热情有所下降,这些大师的名作或流拍或撤拍,成交的作品价格也低于预期。

在这场拍卖会中,最耀眼的商品要数一段1分32秒的《花样年华》片花,从160万港币的价格起拍,最终以428.4万港币的高价成交(约合人民币355万)。

这段片花之所以能以如此高的价格成交,一方面是因为其中的画面都是此前从未公布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它有一个特殊的身份——NFT。

所谓NFT,指的是“非同质化代币”(Non-Fungible Token),和加密货币类似,是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产物。

所谓同质化代币,指的就是比特币这类加密货币,矿老板手上的一枚比特币和马斯克手上的一枚比特币没有任何区别。而NFT,则类似现实的货币,都带有自己的编号,因此具有不可分割、不可替代的特点。世界上不会有两个相同的NFT,就像不会有两张相同编号的人民币一样。

NFT最早脱胎于加密货币以太坊。2017年,以太坊上线了一批名为CryptoPunks的像素头像,每个头像都有随机生成的特征,总量1万个,并且没有重复,开通了以太坊钱包的用户都可以免费领取并自行交易。

随后,一个名为Cryptokitty的小游戏开始在以太坊社区流行,拥有两只及以上的猫就可以“配种”出新的猫,如果培育出稀有特征就可以卖出更高的价钱。这吸引了无数人入局,他们用以太坊买“种猫”,将培育出的猫卖出后再买矿机继续挖矿,“套娃”的局面就由此形成了。

hft

今年8月,NBA球星斯蒂芬·库里又让NFT为广大球迷所熟知。库里将自己的Twitter头像换成了一只猴子,这只猴子来自Bored Ape系列,该系列是一组猿猴主题的头像,同样具有随机生成的特征,限量10000只。库里的这只具有“僵尸眼”和“粗花呢套装”两种稀有属性,其出现概率分别为3%和1%。

可能正是这种稀有性吸引了这位金州勇士的当家球星,最终他花了55个以太坊,约合18万美元的天价将其拍下。而为了让自己的这只“宠物猴”不感到“寂寞”,他又花费1.8万美元给这只虚拟猴子买下了一只豹纹“陪伴犬”。

除了这种随机生成的虚拟物品之外,NFT还进入了其他领域。由于NFT的不可复制性,它也开始被用于绘画、音乐等艺术产品的版权标记。这次拍出的《花样年华》片花就是首个电影NFT作品。

此外,最近爆火的“元宇宙”概念也频繁和NFT联系在了一起。想要组成元宇宙,经济系统是不可或缺的一环,这意味着需要货币和商品,能为虚拟物品赋予“价值”的NFT自然就被视为元宇宙最理想的创收模式。

就连金融行业似乎都已经开始认可NFT。今年8月,美国信用卡公司VISA就以15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CrytoPunks编号为7610的NFT作品。同时,他们还表示要让粉丝参与到加密商业中。

NFT似乎已经俨然成为了经济发展的新方向。

但冷静下来想想,NFT还存在很多显而易见的问题。最明显的就是:它看起来毫无意义。

当我们在买NFT时,我们到底买到了什么?一份独一无二的作品吗?但NFT“原作”和“仿品”之间的差距并不似名画真迹和印刷品之间那般明显,或者说完全没有差距。你花了大价钱买到的作品也可以被任何人下载、复制和上传,不会有多少人有闲情逸致去翻文件的源代码,确认这幅作品的“主人”到底是谁。

换句话说,购买NFT,很大程度上是购买了一份吹牛的权利,但是,谁在乎呢?你会在聚会上亮出你的社交账号头像,然后说“我拥有这个头像”吗?你要解释你的头像是经过标记的,所以就有“价值”了吗?

本质上说,NFT满足的是一种生物的原始欲望:标记主权。但小狗狗抬腿就能做到的事情,智慧远超出狗的人类为什么要付出不菲的金钱呢?

同时,NFT在版权上也并没有起到很多人预期的积极作用。

很多人认为NFT可以让一些艺术创作者获得收入,毕竟如今图片可以在网上自由地流通,但创作者往往得不到补偿。而NFT可以明确作品的版权,让创作者得到收入,形成良性循环。

但如果你真的想要一幅完全属于自己的作品,为何不去找创作者约稿?如果你真的关心创作者的收入,为何不直接打赏?通过NFT拐弯抹角地“帮助”创作者意义到底何在?

而NFT本身也远不似设想的那般美好。

NFT有一个很致命的问题,那就是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根本无法保证将一幅作品标记并以此盈利的就是原作者。

事实上,已经有很多创作者表示,自己创作的作品被他人擅自做成了NFT牟利。此前甚至还出现了能够自动标记推文、图片的机器人账号。

如今的NFT不但没能成为版权的保护区,反而为版权剽窃提供了便利。受害的创作者们在网络上的控诉没有得到平台的回应,自然也不会有人赔偿他们的损失,他们能做的反抗也仅限于将自己的社交账号设为私密状态。

除了创作者们的心血之外,平时每个人发布的照片都可以被标记成NFT,换句话说,个人的生活和隐私都有可能在不经允许的情况下被出售,光是想到这种可能性,就已经让人不寒而栗了。

NFT和加密货币紧密相连,二者目前都处在监管的灰色地带。这自然符合一些人“去中心化 ”的诉求,但对于更多普通消费者来说,在一个监管缺失的领域,一旦赌徒心理和物以稀为贵的本能被别有用心的人煽动,那等待着我们的只有收割的镰刀。

事实上,我们根本不需要NFT,我们也不会从NFT中获益,它能带来的唯一价值就是一句苍白无力的“这个NFT属于我”——但你不觉得这个理由真的很可笑吗?

电科技专注于TMT领域报道,青云计划、百+计划获得者。荣获2013搜狐最佳行业自媒体人称号、2015中国新媒体创业大赛总决赛季军、2018百度动态年度实力红人等诸多大奖。

投稿请登录:http://www.diankeji.com/member
商务合作请洽:marketing#diankeji.com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文字版权归电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本站转载文章仅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电科技立场,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