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纳取消院线窗口期,最惨的竟然不是影院,而是那些想上位的演员

电科技邸天宇12-07 10:33

硬挺了一年,美国电影公司华纳兄弟还是输给了现实。

近日,华纳对外宣布,本计划于2021年北美上映的电影将全部取消院线窗口期,在影院上映当天即登陆自家HBO Max流媒体平台。尽管华纳特别强调,这只是2021年的权宜之计,并不代表后续的政策,但北美各大院线运营商的股价依旧全线惨绿。

1.jpg 

不可否认的是,华纳此举有疫情影响的偶然性,但是华纳全面实行影片流媒体化,也是早有动机,在年末宣布此消息,不过是将影院的“死缓”改成了“死刑”而已。

我们需要影院,但没那么强烈

过去二十年来,互联网所到之处,从报纸到电视,传统媒体行业无一不是一片哀嚎。这其中最主要的因素其实并非因为网络的即时性,而是互联网重新组织了信息渠道,有效做到了去中心化,让更多的声音有了表达的渠道。

2010年之前,电视是当之无愧的大众信息分发平台王者,但是随着智能手机的崛起,电视的影响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衰减。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中,全国有线电视用户为2.34亿户,连续5年下跌,而到了2020年,这一数字进一步跌至1.4亿,两年时间,一亿用户离开了有线电视。

而在移动互联网上,智能手机带动起的信息分发业务如日中天,人均使用月时长为144.8小时,同比增长12.9%。

2.jpeg 

从电视大屏迁移到手机小屏,用户并没有任何犹豫。

智能手机之所以可以撬动有线电视的庞大根基,最核心的原因就是如上文所言,它做到了信息的去中心化,信息的流速和广度都有了无可比拟的提升。

再从“造星”的角度来考量,当中心化变成了千人千面,每个人都会在机器算法的推动下主动构建其信息茧房,在面对网络的滚滚浪潮时,电视都已经力不从心,电影院这一载体就更是老态龙钟了——最近十年,有哪个你熟知的明星是从电影院的大荧幕上走出来的?

3.jpg 

而在上世纪90年代,据Jessicahk统计的明星排行榜显示,周润发、成龙、周星驰等排名靠前的明星无一例外都是依靠电影才成为了家喻户晓的明星。

结合最新的百度搜索明星风云榜来看,排名前列的于朦胧、肖战、杨超越等明星网红,哪个不是通过综艺或者选秀成为时代宠儿的?虽然这些明星也会涉猎电影,但那都是在成名之后的贴金之作。大编剧汪海林说,“现在不敢写两句话以上的台词,因为演员们根本记不住”。但是与此同时,影院却又是这些网红明星们证明自己的最佳舞台,要想青春过后继续长红,光靠耍宝卖乖,炒作CP,裙子上衣再短一寸之类的手法,肯定是不行的,没点儿被观众认证过的真本事铁定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

4.jpg 

所以,网红明星们需要电影大舞台,虽然他们根本记不住台词。

演员需要记台词吗?现在看来,观众对此其实是无所谓的,没有上海杰出人才杨超越,还会有其它优秀青年奔涌而来,都是流水线的产品,观众真不关心明星们到底是能火五分钟还是五年,满足当下的情绪就行,反正一波波的网红多得是。也正因此,也就造成了大量不专业的网红明星鸠占鹊巢,占据着本该属于专业演员的大舞台,还不都是观众们惯出来的吗?

观众不再看重演员的专业性,有热度即可;资本不再青睐影院渠道,能卖钱就行,那么,影院这块与此休戚与共,而又对演员演技多少有一些要求的大荧幕,又该何去何从?

5.jpg 

美国人已经对此给出了答案——无所谓了,让网络视频流媒体先跑起来再说。至于明星、演员的需求,那还是先服从资本的意志吧。

流媒体取代电影院指日可待

不止美国,包括在中国,早在疫情之前,流媒体要掀翻传统影院的力量就开始了涌动。2019年上半年,全国放映场次尽管同比增加了800万,但是观影人次却下跌了1亿,同比上座率也创下六年来最低记录,仅为10.52%。

这一亿观众去哪里了?答案是流媒体。

Chyxx数据显示,2018、2019连续两年,中国OTT用户规模同比增长都在50%左右。Allied Market Research预测,到2026年,全球视频流媒体市场规模将达到1493.4亿美元。

从营收的角度,我们更可以感受到流媒体对比院线电影的巨大优势。

2019年,中国电影票房达到了642.66亿元,这是一个看上去非常不错的数字。但是《百鸟朝凤》的制片人方励却表示:“中国电影超过90%都是赔钱的”。

6.jpg 

据电科技统计,2019年中国电影票房排行榜前十的影片拿走了总票房的44%,而2019年全年中国放映影片数量高达1263部。由此可见,大部分电影都赔钱的说法并不是空穴来风。

流媒体由于可以长线付费,并且不受物理场景的限制,因此反而可以给更多的影片以机会,带来不错的收益。

我们以仓促上马的《花木兰》为例,7 Park Data的数据显示,仅上线12天,就有29%的美国Disney+用户订阅了《花木兰》,换算下来,迪士尼直接就收获了2.6亿美元的收益。由于迪士尼不用再和院线分账,这也使得《花木兰》直接一把就收回了成本,无需再看影院排片等各种眼色。

7.jpg 

对比来看,与《花木兰》同期上映但选择院线模式的《信条》仅仅斩获3.56亿美元票房,使华纳赔了个底朝天,想必这也是促使华纳转型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旦华纳尝到了“稻草”的鲜美,还会再选择回去和影院的兄弟们同甘共苦吗?

电影院,时代的弃儿

当然了,万事有利必有弊,虽然时代的洪流决定了流媒体将会对院线形成致命打击,但是特殊的院线大片也决定了电影院不会被彻底扫进历史垃圾堆。

以IMAX电影为例,其不论是画质还是音质都经过特殊的定制,唯有在成本达100万美元的影院内才能享受到最佳的观影体验。对此,在宣传《信条》时,诺兰坚称只有影院才是《信条》最佳的打开方式。

8.jpg 

前文提到,电影院话语权衰落的外在表现就是“造星”能力的消亡。不幸的是,在电影从电影院向流媒体转移的大背景下,明星的话语权也会同步衰减至消亡。

十多年前,美剧《越狱》在中国的互联网上意外大火,因为前期的播映获得了巨大成功,不少演员就开始和资方重新谈合同,而这些演员也都无一例外获得了同一个结局——编剧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9.jpg 

在更宽广的流媒体渠道上,资方和平台的快速造星能力决定了演员只能回归基本职能,因为剧情的工业化,没有不可以替代的角色,哪怕你是男主女主,在不断迭代的剧情面前,演员就是一个没有太多话语权的工具人。

中国经济网此前的一份调查显示,传统电影模式下,由于以内容和明星为中心,因此,明星往往能拿走摄制成本的40%至50%。但是在流媒体模式下,影片开始以剧本为中心,而观众又更倾向于跌宕起伏的剧情,因此,之前演员的种种特权就成为了第一个被剥夺的对象。

权游的原著《冰与火之歌》作者乔治·R·R·马丁在访谈中曾透露,有些《权利的游戏》的演员在读了原著之后,认为自己的角色不可或缺,因此,屡屡向制作方要求涨薪。然而制作方并没有束手就擒,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让要求涨薪演员的角色在剧中死掉。

10.jpg 

华纳全面倒向流媒体,固然有客观环境的偶发性背景,但是从大的方向上来看,流媒体的崛起其实是一种必然,与其它行业“长江后浪推前浪”的革新类似,随着流媒体话语权的逐渐增大,所有的行业规则都会被重写,而第一个倒在沙滩上的,就会是那些狮子大张口的电影院以及网红明星。

电影,既然是一种工业化产业,那就应该用工业化的标准去严格规定出厂标准,华纳这一次走在了全世界的前面,可以预见的是,中国电影市场也将迅速走向流媒体化,一切都将有规可循,有量可察。

电科技专注于TMT领域报道,青云计划、百+计划获得者。荣获2013搜狐最佳行业自媒体人称号、2015中国新媒体创业大赛总决赛季军、2018百度动态年度实力红人等诸多大奖。

投稿请登录:http://www.diankeji.com/member
商务合作请洽:marketing#diankeji.com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文字版权归电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本站转载文章仅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电科技立场,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