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Netflix拍《三体》是捡到了宝,但背后的游族嘿嘿一笑

电科技袁创09-03 11:07

9月1日,大洋彼岸一家影视公司的一个剧集项目刚刚上马就引爆了中文科幻圈——Netflix宣布已与游族集团达成合作,未来将会联合开发制作《三体》英文系列剧集。

很多网友都会感到好奇,《三体》可是刘慈欣的作品,为何Netflix不找刘慈欣要《三体》的授权,而是要与一家游戏公司游族集团合作?

事实上,这个问题不光牵涉到《三体》版权所有权,更是涉及各方势力对《三体》作品的态度,考虑到《三体》曾经经历过影视化改编,这种资本态度,其实也暗含了《三体》影视剧作品改编成功与否的关键性因素。

1.png 

“璞玉”几经倒手

《三体》作为全球最硬核的科幻作品之一,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甚至这样评价《三体》的作者刘慈欣:“我毫不怀疑,这个人单枪匹马,把中国的科幻文学提高到了世界水平的高度”。

但是在2010年之前,不论是《三体》还是其他科幻作品在我国都属于小众文学。以《三体》的诞生地也是中国最大的科幻杂志《科幻世界》为例,2009年不过仅仅能达到15 万份/月的发行量。

2.jpg 

在这个背景下,2009年,张番番导演看中了《三体》的版权。据刘慈欣介绍:“那时我没有别的选择,因为只有张番番一个人在问我买版权,我很迅速地就卖掉了”,由此,张番番直接以10 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将《三体》的影视+游戏全媒体永久版权拿到了手。

由此开始,《三体》全媒体版权就和刘慈欣再无瓜葛,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Netflix开发的《三体》英文系列剧集中,刘慈欣只能担任一个有名无实的“制作顾问”角色。

拿到版权后的张番番到处找制片方兜售电影版《三体》,终于在2014年,游族影业从张番番手中拿下了《三体》的全部版权,并且夸下海口表示将会将电影版《三体》拍成六部曲,单片投资破2亿元,无上限追加特效投资。2015年3月,游族影业宣布,《三体》电影已经杀青,预计于2016年上映。

3.jpg 

与此同时,在《星际穿越》等科幻影片热映,《三体》获得“科幻界诺贝尔奖”雨果奖以及政商界大佬推荐等因素的影响下,2015年,《三体》开始出圈。百度指数数据显示,自2015年开始,《三体》的搜索指数从此前的不足两万点,一跃突破了140000点。

更重要的是,虽然仅仅改编的是刘慈欣的中篇、中级小说作品,但是2019年的《流浪地球》票房却达到了惊人的46.18个亿,位列中国电影票房总排行榜第三。这更增加了观众对于《三体》电影的期待,以及游族手握的《三体》全媒体版权的价值。

但是据看过《三体》电影的人说,《三体》电影“也就是一网大水平”,游族十分清楚自己拍出来的和观众所期待的《三体》之间的差距,贸然上映不要说取得类似《流浪地球》的票房,不被观众的口水淹没就算好事了,因此宁可烂在肚子里,也不公映。

5.jpg 

不过经过十余年的发展,截止2019年,《三体》全球总销量已经突破2100万册,在国人心中已经有了科幻旗帜的意味,而游族手里又拿着《三体》的影视+游戏全媒体永久版权,因此,《三体》电影对于游族来说,在某种意思上甚至已经没有了电影的意味,更大的意义是帮助游族拿到了《三体》版权,而这比一部“烂片”的价值要高的多。

如果说2010年前的《三体》还是一块“石头”的话,那么如今明白自己手里拿着的是一块“璞玉”的游族,早已有恃无恐。

卖《三体》的游族

虽然游族的主业是“游戏”,但是由于竞争对手过于太强悍,并且游族过于关注页游,没有及时跟上市场的步伐,近两年游族的财务数据异常难看。

2019年,游族营业总额为32.2亿,同比下降10.07%;归母净利2.57亿元,同比下降74.58%,扣非净利润亏损1.7亿;研发费用3.19亿元,较2018年下降13.67%,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9.91%。

与此同时,游族的高管纷纷减持股票。比如2019年末,游族董事长林奇就一口气抛掉了所握的全部游族网络可转债,套现在3亿元左右。整年,林奇更是减持2.37%的游族网络股份。

尽管2020年半年财报,游族的财务数据有所缓和,但是上半年4.92亿的净利润中,有3.63亿来自第一季度,也就是疫情的客观刺激,而第二季度游族的净利仅为1.3亿左右,环比下降超六成。

6.jpg 

主营业务步步萎靡,游族开始打在资本市场上更受欢迎的《三体》的主意。而2018年末,游族成立全资子公司“三体宇宙”,正是这一策略的起点。

有意思的是,与游族成立“三体宇宙”相同步,2018年媒体爆料,亚马逊影业正与游族洽谈以10亿美元的价格拿到《三体》版权并拍摄《三体》剧集。

还没等亚马逊“辟谣”,游族就发布公告,义正言辞的表示:“游族影业为《三体》系列小说全球影视剧改编权等权利的唯一所有人,游族影业独家拥有基于《三体》系列小说进行影视剧改编及衍生品开发的权利。”

毕竟要拿出来卖的,卖之前吆喝两声抬高身价、吸引眼球也能理解。

自此,游族开始马不停蹄的挖掘《三体》价值。2019年中,三体宇宙授权B站开发《三体》3D动画项目;2020年中,三体宇宙授权企鹅影业开发剧版《三体》;而游族自己则通过一个巧妙的套娃操作,蹭热度宣布自己已获得《三体》系列小说的十年游戏开发权,开发《三体》游戏。当然,这其中还包括开头提到的Netflix将要拍摄《三体》英文系列剧集。

考虑到未来一段时间《三体》依然会是中国科幻文学作品的标杆,并且游族拥有《三体》的永久版权授权,想必在游族的诱导下,未来将会有更多的资本势力加入这场瓜分《三体》价值的“盛宴”。

态度决定方向

虽然近些年来,游族一直在开发《三体》影视剧内容,但是在观众层面,最受欢迎的影视化《三体》并不是游族方势力制作的,而是粉丝靠爱发电。

2014年B站UP主神游八方希望将“喜欢的作品安利出去”,通过一款开放式沙盒游戏《我的世界》打造的《我的三体》动画,总播放量达到了2076.1万,豆瓣评分9.4分。

无独有偶,为了展现《三体:黑暗森林》中最经典的水滴,青年导演王壬2015年制作了一个名为《水滴》的科幻短片,上线后引起网友热议,豆瓣评分8.7。连原作者刘慈欣看完后都不禁感慨:“可以负责任地说,这就是我心目中的《三体》电影,如果能拍出这种意境,真得死也瞑目了。”

游族经营版权与粉丝靠爱发电打造《三体》影视剧之所以最终的结果并不相同,归根结底还是关注点不同——前者只关注资金回报,后者才关注作品质量。

事实上,在影视剧改编行业,由于大部分作家都没有过早的将自己作品改编版权永久卖出,因而大部分作家都能找到合适的导演,在相对保持话语权的背景下,将自己作品的理念充分延展开来,做到“作品本位制”。

比如1995,冯小刚改编了刘震云的《一地鸡毛》获得口碑、收视率双丰收。此后二十几年,刘震云的《手机》、《温故一九四二》、《我不是潘金莲》等作品均交由冯小刚搬上大银幕,并且在此过程中,刘震云还担任了大部分影片的编剧,最终这些作品大部分都获得了口碑与票房的双丰收。

从这个角度来看,早早就草率将《三体》永久版权卖出的刘慈欣,其实对于当前《三体》影视化困局也是要负一定责任的。

8.jpg 

说回游族,虽然为了维持《三体》版权的余温,其有足够的动机找到一个靠谱的影视化公司,通过授权的形式,让后者拍出亮眼的影视化作品,但是结合游族近两年的动作,其显然还是被眼前的利益所束缚,因而开始广撒网式的压榨《三体》版权余温。

尽管很多人认为作为全球头部流媒体公司,Netflix将会呈现《三体》最佳的风貌,但是不能忽视的是,《三体》这部极具中国特色的科幻小说,将会被改编为英文剧集,这将会极大的削弱《三体》灵魂。再考虑到Netflix虽然每年会推出大量自制剧,但口碑真正好的,仅有为数不多的几个,而大部分都会翻车,不是烂尾,就是被砍,这更增加了Netflix版《三体》的内容风险。

归根结底,《三体》影视化困局最核心的问题,并不在影视技术成熟与否、改编难易,而在于游族牢牢把持着《三体》的永久版权,并且一直将《三体》作为一个“赚钱”的工具看待。

考虑到在《三体》热度退却之前,游族不可能轻易抛弃《三体》版权,因此,未来一段时间,影视化的《三体》成功与否,或许都只能归结于运气。

电科技专注于TMT领域报道,青云计划、百+计划获得者。荣获2013搜狐最佳行业自媒体人称号、2015中国新媒体创业大赛总决赛季军、2018百度动态年度实力红人等诸多大奖。

投稿请登录:http://www.diankeji.com/member
商务合作请洽:marketing#diankeji.com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文字版权归电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本站转载文章仅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电科技立场,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