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酱油白酒到马斯克的脑机接口,我们距离美国式产学研还有多远

电科技袁创09-02 12:03

仅时隔一年,马斯克的Neuralink公司在脑机接口技术方面就取得了重大突破,从前期理论一举应用于实体生物。

这一切当然首先要归功于马斯克的远见卓识。但是正如众多网友所感慨的那样:“为何我国没有如此酷炫的科技企业”?事实上,马斯克之所以是马斯克,从一个出生在南非的小孩成长为科技巨擘,与培养他的美国科研环境是息息相关的,我们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即便没有马斯克,美国的科技树上也会结出其它的马斯克硕果。

本文无意挑起任何争端或者撩拨某种情绪,只是陈述事实,就事论事。中美之间未来的竞争,归根结底就是看双方能培养出多少个“马斯克”。而这,恰恰就是未来中国崛起的决定性因素。

1.jpg中国的马斯克们在哪里?这个问题的答案迫在眉睫,亟待我们做出回答。

实用主义至上,“酱油”才是硬道理

过去十年,中国科技产业尽享繁荣。不论是网络基础设施,还是终端以及相关配套产业,都呈井喷式发展。

以手机行业为例,2010年中国手机市场排行榜前20名,99%被外资品牌占据。十年过后,国产品牌已经成功收复失地,占据了90%的市场,即使放大到全球市场,也是占据过半份额的梦幻般存在。

4444.png 

与智能手机市场爆发相对应的是,中国手游市场也随之井喷。

2011年,中国手游市场规模仅为17亿元,而到了2019年,单单腾讯一家公司的游戏总收入就已经达到了1147亿元。八年之间,中国人用手指摁出了数千亿的产值。

但是游戏终归只是娱乐,它可以改变很多事情,但是却无法决定历史的走向。

正如腾讯董事长马化腾在2018年所说的那样,在他看来,中国的互联网科技产业依然处于大而不强的地位:“移动支付再先进,没有手机终端,没有芯片和操作系统,竞争起来的话,你的实力也不够……中国互联网目前最大的优势在于科技应用,但是回归到基础科学研究来说,整个中国其实基础还是非常薄弱。”

尽管马化腾所言十分尖锐,但是在当时的大环境下,大部分国人,包括联想董事长杨元庆都认为“开放、共赢”是世界的主旋律,芯片和系统的自研是一件多此一举的事情。

终于,两年后,在美国的“禁封”华为的政策下,国人觉醒了。就像管虎借电影《八佰》袒露出的心境:四百人肯定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唤醒的是身后的四万万同胞。

随着华为事件的愈演愈烈,夯实底层科技逐渐成为了行业共识,但是从资本市场来看,资本并不看好这一切,或者说,大多数股民也不看不好这一切。在切切实实的眼前利益和长远规划之间,大多数人还是忠于内心选择了眼前。

以A股为例,主打产品为酱油的海天味业目前市值为5936.49亿元,而被冠以“芯片复仇者”联盟的十几家芯片公司的市值加在一起,差不多也是这个价值,如果拉上五粮液来对比的话,这些“芯片复仇者”加起来也就是相当于半瓶“五粮液”。

2.jpg 

目前在A股市值排名前十的企业,不是银行、石油就是酒水饮料等稳定性“实业”,反观美股,排名前六的全都是一水的科技公司。而且,美国前十家科技公司的市值总和几乎可以比肩A股中小板和创业板的全部市值。

当然了,这种对比并不是说海天、银行、酒饮等企业不配拥有如此高的市值,在市场经济下,这些企业可以获得如此高的市值必然有其独到优势。我们只是想借美国市场的资本趋势与中国的资本市场做一个横向对比,看看两者关注点的异同。

芯片、系统都不会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他们需要一点点的去做,对于今日中国来说,几乎就是从零起步。但是现在看起来,面对突如其来的“芯脏病”,我们除了在情绪上有了更多的波动以外,当需要用实际行动去支持的时候,我们的资本市场依然是按照收益多寡的“纯理性”标准去看待。培养出马斯克是需要土壤的,包括资本。

奋起直追的中国

马斯克和Neuralink之所以能出现在美国,一是因为美国雄厚的底层科技实力,二是资本市场有适合这种科技企业生存的土壤。当然,我们对此无需一味的低沉,因为我们还有机会。地球科技领导者的地位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比如美国也是趁着二战才取代英、法、德登上了这一位置。

日本科学史学者汤浅光朝曾总结出一个结论,被称为“汤浅现象”。他说,世界科学中心的平均轮换周期大约为80年。照此理论推算,自1920年开始崛起的美国科技如今正好处于轮换周期。换句话说,美国世界科学中心的地位正受到一个周期性的新兴国家的挑战,这个新兴国家是谁,不言自明。

尽管单纯的从资本市场层面来看,中国的底层科技势力并不耀眼,但是近年来,中国在底层科技上的巨额投入是有目共睹的。

2017年全球研发总支出2.2万亿美元,其中美国占比为25%,中国紧随其后达到了23%。虽然总的阶段性数据中国略低于美国,但是中国在研发费 用上的年均复合增速却是美国的5倍之多。预计到2024年,中国的研发费用将超越美国,这将为中国前沿性技术研发提供坚实的底层基础。

3333.jpeg 

以“万物根基”的网络建设为例,2013年,国务院印发宽带中国战略,计划到2020年,固定宽带、4G用户分别达到4亿户、12亿户,并且计划宽带接入能力超过50M,直接促使了中国移动互联网设备、内容层面的爆发。

而从前沿的5G网络来看,中国的标准在全世界占主导地位。全球5G专利排名中,前15名企业中有6家中国企业上榜,分别为华为、中兴、大唐电信、OPPO、VIVO和联想。

2222.jpeg 

美国的无线通讯企业高通正是凭借着在CDMA领域的技术优势,在3G、4G时代肆意向终端企业收取“高通税”,躺着赚钱。中国企业在前沿网络技术上的布局,其实也暗含了另起炉灶的决心,而这恰恰刺痛了美国的核心价值——以后上哪儿四处收税呢?

所以,有行业专家认为,美国在5G网络技术上的落后,以及华为在5G网络中的绝对实力,直接构成了前者恶意封杀华为的一大诱因。

遗憾的是,由于极度依赖技术积累以及资本推动,在电子集成电路领域,中国目前依然是净进口国。2019年,中国集成电路进口金额突破了3000亿美元大关。

这也间接解释了“芯片复仇者”联盟为何在资本市场不受重视的原因——还能买得到,何必要自研呢?

进入2020年,风云突变,买芯片这事可能真的要放缓了。面对此困局,我国加紧布局电子集成电路相关技术,从《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来看,预计到2025年,中国芯片的自给率将从目前的30%达到70%。

恰如17世纪的英国凭借着股份化的海外贸易公司成为全球霸主。中国最核心的底层芯片技术若要在2025年实现自给率70%的目标,除了政策层面的推动,资本层面的重视也是必不可少的。

尽管从现阶段的资本市场来看,这个趋势还不十分明显,但是根据WPP统计的“BrandZ2019最具价值中国品牌100强”来看,阿里巴巴、百度、腾讯、华为、大疆等信息化科技产业开始崭露头角,占据头部位置,和“2019年全球品牌价值100强”中苹果、亚马逊、谷歌、微软这些美国科技企业在头部占据的位置、比例,其实还是有着大致的相同趋势。

111.jpg2222.jpeg 

从这个角度来看,随着全球经济下行压力的持续增加,在可预见的未来,夯实底层技术,必然会是我国经济发展的核心要素。

酱油白酒当然需要,但是我们确实更需要芯片和系统。唯有如此,中国才能尽早培养出更多像马斯克那样的人才,更多拥有脑机接口那样前沿技术的科技公司,这才是中国决胜未来百年的重中之重。

电科技专注于TMT领域报道,青云计划、百+计划获得者。荣获2013搜狐最佳行业自媒体人称号、2015中国新媒体创业大赛总决赛季军、2018百度动态年度实力红人等诸多大奖。

投稿请登录:http://www.diankeji.com/member
商务合作请洽:marketing#diankeji.com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文字版权归电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本站转载文章仅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电科技立场,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