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电视机统统白菜价,那些看似疯了的厂商其实都很冷静

电科技袁创06-18 16:09

 55吋电视机1199元,65吋仅售1999,75吋更是跌落至3999元。仅仅在三年前,被普遍视为行业最后一道防线的75吋产品还普遍维持在万元高度。

这是一片流遍了郊原血的电视机战场,没有理智可言,也没有道理可讲。在雪崩式的价格体系下,有厂商私下对电科技说,今年的618价格战,哪怕亏8000万也要咬牙打下去,因为已经没有退路。

莫斯科保卫战

听起来很悲壮,有莫斯科保卫战的感觉——俄罗斯虽大,但我们已经无路可退,身后就是莫斯科。

中国的电视机产业现在就是兵临城下的莫斯科。前有外贸+内销的巨大压力,后有一堆攒足了劲儿要往里冲的手机厂商。传统电视机厂商中已经有人举起了白旗,不再参与价格战,但更多的却是在不停地往里面砸钱砸资源,亏多少先放一边,让人和货先流动起来再说。

电视机发明一百年来,放眼全球,没有一个国家的电视机市场像中国这般血红,别的国家是卖电视赠小礼品,中国则直接是卖电视送钱,只要买就送补贴,200不嫌少,2000不嫌多,买到真心就是赚到。

中国的电视机厂商们都疯了吗?

​面对十数年不动弹的市场总需求,再加上接连闯入的手机品牌们,中国的电视机市场成了一个典型的内卷市场,温吞的市场只剩下了一种操作,那就是相互间赤裸裸的绞杀。

618

这是一场关于生存的游戏,所以尽管价格战肆无忌惮到惨烈,但实际上所有参与者都极其冷静和克制,因为一旦你离局,也许就永远坐不上牌桌了。在过去的五年里,微鲸、暴风以及那些已经气若游丝的“植物人”品牌,它们无一不在提醒着现在仍然端坐于牌桌上的“战士”们,618不梭哈更待何时,难道真的要等到明年过来在坟头上香吗?

业界总是有一种观点,认为是因为奉行低价的小米坏了规矩,所以才造成了今天的内卷状况。

看起来确实如此。奥维云网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市场50吋智能电视平均售价在4000元以上。小米当年推出的47吋电视却仅售2999元,比行业均价低了大概25%。第二年,小米电视全年销量同比翻了16倍。小米电视但是别忘了,在乐视没垮之前,小米电视其实已经被打得喘不过气了,一度传出了小米不想干了的消息。

乐视是以什么面目出现在行业里的?没错,乐视的人设也是价格屠夫,盯着三星一通杀伐的无敌型存在。近十年来,电视机市场微妙的价格动态平衡就是由它打破的,在追求平价的基础上,乐视三年销量近千万台。

这是什么概念呢,如果贾跃亭不去做汽车,好好做电视,中国电视机产业的铁王座上大概率是乐视在俯视众生,那些手持乐视股票的豪客们会一遍遍地将它和茅台并而论之。

贾跃亭乐视电视

历史无法假设,但是却一直在押韵。再往前看二、三十年,长虹是如何崛起的。不就是因为像炒期货一样的炒对了显像管,通过货源归边的囤货方式一举占领了29吋电视机的绝对利基市场吗,直压得当时的两大王者康佳、TCL大叫悔不该当初没去炒显像管。

让我们换一个视角,看看联想,当康柏、惠普、IBM电脑横行中国市场赚得盆满钵满的时候,若不是它的9999元把奔腾抱回家,瞬间引爆市场。如今,康柏早已作古多年,联想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也已经过去了16个春秋。

低价是市场后进者手中最有力的武器之一。

敌视后进者,嘲笑它的一切,这种观点犯了一种叫做幼稚的病。因为没有小米,还会有大米,还会有荣耀、华为、一加、诺基亚、OPPO、vivo、realme。。。。。。面对虎视狼顾的后进者,守成者们能做的就只有举枪扫射。

荣耀电视

千万不要试图用简单的二元论去定义双方的是与非。因为两边都很难,守成之君固然有宽广的护城河,可它也有它需要坚守的秩序和内部重重阻力;后进之军挟锐气而来,趁其不备,攻其一点,在我们看到其摧城拔寨的表象下,也要看到其自身的血流成河。

从纯数学的统计上来说,古往今来,在后进与守成的修昔底德攻防中,后进者的成功几率之低其实可以用中彩票来形容。就像华为常用的那架伊尔2飞机,能在丛林里活下来的,谁不是满身伤痕的狠人?

因为幸存者偏差,所以我们瞬间灯下黑,忘了乐视、微鲸、暴风以及其它的那些已然僵硬的前浪。不信,你看看夏普,系出名门,技术无敌,钱粮充足,人马齐备,价格战打得比乐视、小米们还要猛烈,买70吋送60吋是它的经典战役。

但是你回头看,以技术著称的百年夏普在郭台铭手上并没有显露出老辣与前瞻的领袖气质,反而跟小鲜肉肖战一样,刚一巅峰就黄了。此役过后,因为每单净亏损四五千元所造成的巨大财务窟窿以及炒面板失败,如今的夏普已然泯灭与众人,至少在各种销量榜上已经是打着望远镜都看不到它了,而它自作聪明般屯着的那七八十万片60吋面板就只能充当弹药,给小米组装组装在618上代销库存。

夏普电视机

电视机太难了

一个市场进步的动力无非来自于两种力量,一种是底层技术的突破,一种是商业模式的创新。当我们审视电视机这个产品,你会惊喜地发现,它真的太难了。

先说底层技术,广义上讲,现在的各种面板技术的革新算不上是底层驱动力,因为哪怕演变到了Micro LED,电视依然会是一块平板的形态,对于用户来说技术递进的感知会很弱,远不如大肚子的CRT向液晶转变时所带来的冲击力要大。

micro led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在那个转型的过去十年里,中国的电视机产销量是节节攀升的。反观现在,尽管OLED有着种种技术上的优势,但是市场的接受程度却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如今的OLED推广不利,非战之罪亦非兵之过,实乃天时。

另外,就像逝去的等离子一样,当OLED的技术固守在某一家厂牌手中的时候,它先进不先进其实已经不重要了,整个大生态里大家想得更多的肯定是会不会被卡脖子,为此多留一个心眼。君不见在近期发布的手机里,高通的身影是不是少了很多,来自MTK的SoC骤然增多了?这是同样一个道理。

再说商业模式创新,严格来说,这是有的,小米也正是靠着这个攻城略地,用年年创新高的互联网收入不断补贴日益下滑的硬件价格。2019年Q4财报显示,在该年智能电视出货量猛增的背景下,小米互联网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12.6%,小米电视互联网的收入占其互联网总收入的43%,小米用电视养着手机,这还真不是没来由的胡说。

不得不说,在电视机上放开机广告真是贾跃亭的天才想法,在此前的漫长时间里,从来没有人想过把电视进行此种开发。只是,因为你懂的原因,这种本来可以做到最大力度普惠的游戏方式如今被一股神秘力量摁下了慢放键,行业顿时开始重新爬坡。为何在手机上司空见惯的东西到了电视上就成了一件用户极其委屈的非善之举呢?对此情况不可多言,唯有四字可评:咄咄怪事!

坚守才能看见未来

2014~2019五年间,中国彩电市场的平均尺寸从42吋增长到了55寸,但是平均利润却是越来越羞于启齿。为何?原因就是以上两点:新技术无感知,新模式待纠偏。

在此种类似于黑暗森林的环境中,刘慈欣说,文明不断发展但宇宙物质总量不变,生存成为文明的第一要素。充满了内卷的血腥价格战就成为了一种极其正义的必然——在底层技术发生突变之前,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至于是花八千万还是一个亿,这不重要。你去看看赌王的家人,为了他能活下去,人家可是花了14亿。

王志国于芝涛王成

而为了活下去,今年的618肯定不是各大电视机品牌搏杀的终点,别忘了还有年底的双11。明年也还有618,也还有双11。在彻底洗牌之前,中国电视机行业注定要在长期内卷的血泊之中相互亮剑,那些看上去降价降到失心疯了的电视机厂家们,其实比谁都冷静,比谁都精明,能从过往十年的残酷内卷斗争中活下来,本身就是大智慧。在这场真刀真枪的十年鏖战中,不管是战略失策的还是战术失效的,早已经乖乖领了盒饭,这其中就不乏有BAT背后强力加持的品牌。

何其悲哉,何其幸哉。悲是洗牌过程,幸是中国用户,要知道不管是在印度还是巴西、俄罗斯,我们买的电视都要比他们便宜一倍还不止,工业品能掀起价格战,其实是国运昌隆的一种具体表现。

中国的电视机产业,路漫漫其修远兮。期待在不就的将来,它们不再为了低价而上下求索,而是寻找到了新的光明远方。

电科技专注于TMT领域报道,青云计划、百+计划获得者。荣获2013搜狐最佳行业自媒体人称号、2015中国新媒体创业大赛总决赛季军、2018百度动态年度实力红人等诸多大奖。

投稿请登录:http://www.diankeji.com/member
商务合作请洽:marketing#diankeji.com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文字版权归电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本站转载文章仅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电科技立场,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