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产业单点突破到被友商赤裸致敬:37岁的TCL从未停止创新

电科技蒋文09-29 20:17

就像每一位伟大艺术家都会因为自己的作品被模仿而产生两种复杂的感情:一是被抄袭的痛忿;二是被对手致敬的骄傲。在曲折却璀璨的商业文明中,也同样存在着这两种类似的情愫。

作为一种推动行业乃至时代发展的内生力量,创新是植根于每一家成功企业基因中的。谁模仿谁,谁向谁致敬?从结果回溯至起因,历来是商业故事中最值得回味的事情。

拳王阿里

短时间来看,商业上的模仿一直是难断的公案。但长久来看,一如舞动蝴蝶步的拳王阿里,在方寸之间闪转腾挪,无需多时,跟随在节奏中的对手注定会被重拳KO。

被致敬的TCL P6电视机

在早已成熟的电视机产业,寻求技术上的点滴突破是每一家企业倾力打造的核心竞争力。百米运动员为每一个0.01秒的进步而奔跑,电视机工程师为减少每0.1毫米的产品厚度而奋斗,而每次成功的背后,无一不凝结着无数工程师的奇思妙想和上万次试错。

以TCL 去年发布的P6为例,为了达到它7.9mm,比一部苹果手机还薄的超薄机身,工程师在内部装配结构上苦心钻研,也因此在包括背板、滑槽的壳体和包括支撑框、安装在支撑框上的显示屏、光学膜片组的显示模组的装配上获取了国家专利,

在工业上,装配工艺上的先进性以及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甚至是起着决定性作用。为什么同样的发动机在不同的装配工艺下,效率会有云泥之别。毫无疑问,工艺在其中起着主导作用。

TCL P6的内部设计可谓精巧至极。除了给予用户舒心享用以外,这样的精巧显然也启发了友商,得到了友商巧妙的致敬。地处国内西南某地的电视机品牌就在P6上市半年后,直接对其进行了赤裸裸的致敬——毫无保留地全盘照抄。TCL也就此一纸诉状将其告上法庭。

下图左侧为TCL P6,右侧为友商抄袭产品

长虹抄袭TCL

长虹抄袭TCL

长虹抄袭TCL

产品被抄袭,被致敬。是坏事,更是好事。从长远来看,抄袭者永远不会获得先发优势,甚至会因此丧失创新能力,从而更加凸显出被抄袭者在创新上的闪耀。

产品可以被复制,而创新则不行,创新是基因,是根植于灵魂的内生动力。在TCL走过的37年时间长河中,产品何止被抄袭过一次,但是它登高、向前的创新基因却从未被模仿过。

TCL的37年创新路

TCL的产品设计之所以被友商青睐,源自37年来产品和技术的持续创新。目前,TCL在全球拥有近8000名研发人员,28个研发中心,22个生产基地,业务遍布全球160多个多家和地区。截止2018年6月,TCL已累计申请中国专利33220件,美国专利 7839件,PCT专利9030件。

也正因于此,在刚刚发布的中国品牌价值100强研究报告中,TCL以879.88亿的品牌价值,连续13年位居电视机制造业榜首。

37年筚路蓝缕。从最初的磁带、电话机产品开始,TCL就不断进行着产品创新。国内第一款无需电源的“扬声免提按键式电话”就是来自TCL的HA868型号。同时,它也成为中国电话机销量历史上单品型号销量最大的产品。

从产品创新中求市场要销量,创新的基因也就此融入到TCL的身躯之中。

而在进入彩电行业不久,TCL就再一次将创新基因导入其中。当市场都盘亘在小尺寸屏幕上反复拉锯撕咬之时。TCL董事长李东生作出了一个大胆推论:大屏幕彩电时代即将到来。

李东生

在短时间内,TCL以28英寸大屏幕彩电顺利从犬牙交错的市场中突围。TCL也因此一跃成为国内三强之一。

此后,TCL针对国内市场做的各项优化设计也广受消费者追捧,比如高接收灵敏度、切合农村用电环境的宽电压设计彩电等等。

2005年,TCL开始初涉液晶电视领域。萌动的创新基因再一次星光闪耀,仅仅两年后就拿出了液晶线性动态背光技术,并由此开发出了区域动态背光控制。

值得一提的是,这项既能改善图像质量又能降低耗电量的技术获得了当年的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这是国家科技领域的颁发的最高奖项,堪称中国的诺贝尔奖。

至于后来这项技术又被授权给日本知名半导体厂商瑞萨科技,每年高达千万元的授权费则又是后话。再一次印证了创新不仅是利在当下,更是功在千秋。

2009年11月,TCL为进军液晶面板上游创立的华星光电公司正式开始组建。这标志着TCL的液晶电池全产业链战略开始确立。

2010年1月,华星光电8.5代液晶面板项目正式开工。现在,华星光电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液晶面板制造公司,年产值近千亿元人民币。

受益于创新的力量,TCL的2018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彩电销量1317万台,同比增长37%,海外销量达828万台,销量有望超越LG,从全球第三上升到第二。

完成角色转换的TCL

从过往的37年来看,TCL往往都是抓紧某单一产品,从单点突破,进而破局而入,完成一个从闯入者到领先者,乃至被友商赤裸致敬的创新者角色。从表面来看,这是TCL的一次普通的角色转换,而背后却是TCL在37年历程中的不断创新的积累。

tcl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在闯入中成长,再到引领市场,进而成为被模仿的对象。本来就是中日韩电子工业的发展路径,也是行业“后发先至”的取胜之道。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被模仿,被致敬,是行业领先的创新者所必然要承受的重量,被模仿不是负担,只会成为行业历史行进中的勋章。显然,TCL是深谙其中奥义,被模仿,就证明对手已经疲态尽显,只能随着我的步伐节奏,而剩下的,至于何时挥出一记KO,一切就让产业本身的发展进度去决定。

对于已经完成产业角色转换的TCL来说,能够掌握何时挥拳以及挥拳的力度,这才是它真正想要的结果,因为这是产业中真正的权力,就像所有位居产业上游高高在上的伟大公司那样,而TCL无疑是在加速接近这一角色,最新的消息显示,TCL正在以10亿美金的价格洽购荷兰半导体芯片设备巨头ASMI,此举将为TCL的面板芯片制造提供源源不断强劲动力,“TCL要在5到10年内成长为全球最大的电视制造商。”这些,都是TCL董事长李东生对于未来规划的一部分,以创新为圆心,飞向全球至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