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3分钟就看一个短视频?秒拍不过是注水500倍的刷量游戏

来源:TVInsider2王若非·11-14 11:36

 秒拍胆子真不小

9月22日,微信公号刷阅读费用暴涨,1元只能买到10个点击。据说,这是因为平台加大了对刷阅读的微信号的查封力度。平台与自媒体的猫鼠游戏,这既不是开幕也不会是终局。但很少有人会想到,如果平台自身疯狂刷量,谁又能惩罚它们呢?

比如秒拍。

11月3日,秒拍发布了10月份短视频播放榜单,包含原创作者榜、风云榜、影响力榜、美食榜、时尚榜、MCN机构榜、川渝作者原创榜七大榜单。秒拍特意声明,该榜单的数据已经排除了刷量行为。

微信图片_20171114114140.jpg

然后,我们看到,秒拍公布的7类榜单前十名,共70家短视频账号的单月播放量总计近233亿次。这个数字颇为惊人,对于正激烈拼杀中的短视频行业来说,秒拍敢发布这样一份榜单,胆魄颇为可嘉。

可是,这是真的吗?我们不妨计算一下。

根据Cheetah Lab(原猎豹全球智库)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短视频行业报告,短视频平台排名前30中,秒拍排名第15,周活跃渗透率0.1857%。周人均打开次数9次。排名前30的短视频平台总的周活跃渗透率34.47%。

微信图片_20171114114147.jpg

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公布的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7年6月,中国手机网民总数7.24亿人,移动视频用户5.25亿,移动直播用户3.43亿,并没有单独统计短视频的用户数字,但是可以推测短视频用户应该和移动直播用户差不多,大约3.4亿左右,总量肯定在5.25亿之下。

这样可以概略计算出,前30名短视频平台总每周总渗透率是34.47%,按照7.24亿手机网民总数计算,每周看排名前30的短视频平台的总人数2.5亿人。秒拍周活跃渗透率0.1857%,每周打开秒拍平台的人数约为135万人。而秒拍的每周人均打开次数为9次,秒拍榜单公布10月7类前十的每月播放量是233亿次,周平均播放量是54亿次,那么每人每周播放量是4000次,注水量高达数百倍。

再仔细看一下,按照秒拍的播放数据,打开秒拍的用户中,每人每次打开秒拍播放短视频的次数高达444次。这些铁杆用户即使不睡觉、不吃饭、不上厕所,每3分多钟就要看一个短视频。

这究竟是人类还是机器人,居然如此痴迷秒拍?更搞笑的是,这还仅仅是7类榜单排名分列前十的短视频的播放情况。考虑到上述不眠不休的用户,还得观看7类榜单前十之后的视频,以及不属于这7类榜单的其他类型短视频。如果秒拍数据属实,这一百多万铁杆用户很可能都要过劳死在手机屏幕前。

刷量已成传染病

前些日子,爱奇艺起诉杭州某刷量公司索赔500万的新闻,在视频业内引起一场风波。行内某公司高管在朋友圈揶揄说,这难道不是贼喊捉贼吗?

互联网视频平台自诞生开始,毛孔里每一秒都在渗出刷量的基因。这早就不再是业内的潜规则,而成为中国网民都知道的公开骗局。2017年的一些新剧,如《欢乐颂2》全网播放量约252亿,《人民的名义》播放量约309亿,《楚乔传》突破400亿,每一部热播剧,都掀起一场刷量大跃进。

这让中国网民压力很大。我们每个人都看了60遍《楚乔传》,40多遍《人民的名义》,30多遍《欢乐颂2》……谁还去建设社会主义?无论友邦人士是否莫名惊诧,长此以往,真是国将不国呀。

短视频和内容产业越被看好,平台就越无法遏制“主动刷量”的冲动。

刷量一是为骚动的资本们吃下定心丸,大家相约为下一轮融资吹泡沫;二是可以欺骗广告主,赚得更多的广告费;三是以更大的泡沫,把其他平台的泡沫比下去,毕竟大家都在互相夺食;四是夸张的播放量,可以诱骗更多的短视频内容生产者入驻,免费为平台打工;五是制造短视频非常受欢迎的假象,诱导用户的观看黏性。

当然,平台大肆“主动刷量”,并不代表短视频内容制作者都可以雨露均沾,跟着蹭便宜。对于有资本勾连、重点扶持的内容生产者,短视频平台会直接更改后台数据,想谁让打榜就让谁打榜。还有隐蔽一点的,就是赋予某些账号一定的加权比例,进入注水其播放量。

对于铆足了劲儿要提升KPI的平台也说,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最常见的集体造假方法就是点击计数作弊,点击一下算一次,刷新一下算一次,甚至连暂停都算一次。对于短视频平台支持的内容,播放量数据几乎可以说是随心所欲、按需分配。

那些非重点扶植的账号,也不用悲哀,自暴自弃。毕竟,平台还可以通过撤除刷量的技术屏障,放纵他们制造虚假繁荣。猫鼠一家亲,蛇鼠一窝,你好我也好。简单搜索下,秒拍的刷量成本低到令人发指:  

微信图片_20171114114154.jpg

微信图片_20171114114159.jpg

不仅仅播放量可以刷,粉丝量也可以刷。为了看起来更真实,点赞量和评论量也可以刷,而且都成本低廉:

微信图片_20171114114203.jpg

对于短视频生产方来说,播放量和粉丝几乎就是生命,有更大的动力去刷播放量,而秒拍们则乐于见到内容生产方去刷量。

短视频视频生产方一般通过第三方刷量公司进行刷量,这些公司通过固定的IP、固定的机器,直接刷播放接口,播放几秒钟就立刻退出,短视频平台对IP地址的识别能力是反刷量的核心技术之一。刷量公司找平台后台统计数据规则的漏洞,更换算法之后刷量公司也会很快攻破,道高一丈魔高一尺,刷量公司使用云计算主机,变成分布式的模拟人的行为。

春药吃多了有毒

秒拍一方面自己造假,一方面纵容入驻的内容生产者刷量,日子久了,教每天守着后台苦等流量的老实人如何坐得住?

一位短视频内容制作者对秒拍的计数方式表示很难理解。“视频放到微博上,只要用户手滑到,视频便自动播放,彻底抛弃了其他平台按照点击数来算转化率的惯例。”,“微博前端显示确实很走量,但是我有好几个视频,微博上5万多阅读,在秒拍后台只显示十几个点击。”

这样的反差,导致他把视频放到秒拍,视作“占坑”,根本没想过得到秒拍的扶持资金和政策。“反正我不放秒拍,肯定有人会扒我的视频往上放,我又没办法维权。”

另一位视频制作者则发现,各家短视频平台对于刷量的态度,也有一些区别。比如百度百家号最近大力招徕短视频,被纳入计划的账号,一万个点击的流量补贴能达到60元——100元。但是找刷量公司刷,很可能不到1元钱就能刷1万个点击,所以平台会查处这些号的刷量行为。

上述两位视频制作者,虽然在别的平台都是座上宾,但都没有享受过秒拍的任何扶持。“秒拍看起来想通过最小的成本,搏得最大的流量。”一位制作者说,新浪微博加持秒拍,获益的主要是新浪,与短视频制作者无关。

秒拍已沦为当初的视频网站和直播平台,整个平台的播放数据存在数十倍乃至数百倍的造假。但就像秒拍公布的这种荒唐大胆的榜单,行业内居然听之任之。除了认为大家都在自作孽,还能说些什么呢?

要知道,数据除了可以拿来融资,在市场上更有信息传导的作用。当平台公然造假,数据的传导功能被切断之后,就直接误导资本行业,能吸引来的只能是捞一把就走的赌徒们。失真的数据也会欺骗广告主,无效投放泛滥的结果,只能降低短视频的广告价值和价格。广告是内容产业最原始也是最稳固的商业模式,这个模式被玩脏玩坏,对行业就是致命打击。

就更别说虚假播放量会误导用户的观看行为,用户不是傻子,你粗制滥造的内容却拥有海量的点击量,三番五次骗用户,还想培养他们付费观看,做梦去吧。

因此,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期待秒拍做出改变,至少别动不动就发一些让人笑掉大牙的榜单。吹牛是不用纳税,但吹多了,会伤身的。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00-2016 DIANKEJI.COM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6168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京鼎衡丰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9809号-4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