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鸟来了,TCL、乐视离分手还有多远?

来源:诸葛阿瞒黄燕·03-30 13:01

1.jpg

多媒体COO王成,薄师傅的接班人

又是一年春来早,几家欢乐几家愁。有人忙着融资债转股,有人排队撞车发新品。

3月28日长虹拿出了AI电视,3月29日TCL推出互联网品牌雷鸟,Xess之后又端出一个子品牌。继创维酷开、海信VIDAA、康佳KK之后,2000万家终于也下海了。

雷鸟科技是TCL多媒体控股子公司,CEO郭彤2016年从互联网圈空降TCL,按行业惯例团队得拿股权。除了做电视,雷鸟还要为TCL运营互联网平台,感觉是接了TV+的班。

2.jpg

雷鸟发布当天正好和乐视撞车,这神同步是分手前奏吗?

其实TCL和长虹的合资公司欢网已经手撕乐视。2017年3月,乐视因为拖欠广告费被欢网告到了朝阳区法院。

欢网由TCL和长虹成立于2009年,各持股27.4%,并列第一大股东。2010年宽带资本入股15%,2015年腾讯入伙,持股7%。

起诉书上说,乐视网拖欠2016年广告代理合同的预付款和分成,至今分文未付。2017年1月欢网已经收回了给乐视的广告代理权,今年广告收入不会泡汤了。

连欢网的几千万都拖欠,可见老贾是真没钱。保有量过千万的乐视都得靠卖地续命,其他家距离500万盈利线更是遥遥无期。

反而是郭老板的夏普靠降价抢走了不少份额,2017年冲击千万目标非常有戏。

性价比依然有效,但仅有性价比是不够的。这么多年彩电的净利润就5个点,没有任何想象空间。

彩电靠什么溢价?物联网、AI,还是量子点、OLED?

硬件竞争已近尾声,从屏幕到模块没什么是买不到的,即使OLED长远看也不是稀缺资源。把大屏变成平台,把千万用户变成流量、数据变现,乐视致新的300亿估值就是这么来的。

3.jpg

TCL多媒体现在市值75亿港币

模式大家都看得到,能不能吃到是另一回事。苹果TV跳票N年,就靠iPhone收割全球。谁有本事从大屏上赚到钱,谁就是第二个苹果。

这些年,那些貌合神离的CP

从以身相许到形同陌路,只需要16个月。2015年11月,老贾花了19亿,以每股6.5港币认购TCL多媒体20%股权,坐上第二大股东。

TCL多媒体估值不到100亿,当时你们都说是贱卖,现在看看多媒体4块钱的股价,老贾投资缩水22%,欲哭无泪。

当时李老板在深圳请老贾吃海鲜、宾主尽欢,顺手让乐视代理了欢网一年的广告。没想到后来就从这开撕,眼看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4.jpg

还是雷军运气好,跟美的合作虽然烂尾,可账上赚翻了。

2014年12月,小米以每股23元持股美的1.28%,投资成本12.6亿。现在美的市值2200亿,小米手中股权市值28亿,雷军账面收益120%。

3月21日TCL多媒体发年报,盈利翻了6倍,然而还是和去年一样不派息,老贾一分钱都拿不到。

5.jpg

3月23日,港交所披露TCL多媒体股权,把融创列在首位,好多人以为老贾把手上的20%过户给了孙老板,纷纷拍手叫好。

6.jpg

可惜空欢喜一场。按照港交所规则,孙宏斌持股融创超过1/3,融创持股乐视致新超过1/3,均为控权人,乐视致新持股TCL多媒体20%,须需要向上披露第一层控权人。所以披露表上乐视三层公司都在上面。

孙老板看中了乐视的地,乐视看中了TCL的屏,其他都是扯淡。真金白银入股都靠不住,何况战略合作套话。

2016年TCL多媒体累计激活用户1700万,国内仅次于海信和创维,互联网平台收入+69%,才7229万港币。

以TCL的用户规模,平台收入至少应该上亿,跟乐视的合作完全没发挥作用。2017年雷鸟自己干,收入得翻一倍。

TCL选择乐视想做大互联网业务,乐视选择TCL想保证代工产能,结果双方都没达成目标。

竞争对手要形成合力难度巨大,还是阿里和日日顺这种甲方乙方的投资更靠谱。

2017年阿里债转股拿下日日顺34%股权,大物流布局又下一城。投海尔多媒体就差了点意思,彩电不是海尔强项,即使是阿里也没把电视购物烧起来。

互联网+家电CP们

7.jpg

用户是我的,也是你的,但归根到底还是我的。入股就当财务投资,过几年再看有得赚就不错了,别想太多。

所有品牌都是互联网品牌

未来所有品牌都是互联网品牌,就像所有电视都是智能电视一样。

彩电企业搞子品牌,主要是从机制上另起炉灶,孵化创业团队。团队持股+外部股东,做好了就独立上市,做不好损失也有限,至少划了个圈容许你试错。这算是老杨在创维最大的贡献之一。

酷开、聚好看都分出去了,雷鸟也走独立运营路线。在内容上雷鸟和腾讯、优酷合作,牌照用了南方新媒体。李老板和小马哥私交不错,眼下腾讯虽然没入股,难说雷鸟会不会变成第二个欢网。

8.jpg

雷鸟55吋3999送一年会员,你们觉得有吸引力吗?

2016年,主流彩电企业线上销售已经占到20到25%,价格也不落后,反而是互联网品牌扛不住面板涨价纷纷调价。乐视2017年改走高端路线,新品都上万了。

乐视和夏普、索尼卖一个价,你选谁?五大厂品牌溢价都很有限,何况互联网品牌。

雷鸟的任务是为TCL运营互联网平台,乐视不靠谱,欢网毕竟是合资公司,最宝贵的用户资源还是攥在自己手里最踏实。

其实雷鸟卖多少真不是事,2000万家不在乎这几十万,重要的是做好互联网。TCL最早提智能转型,2008年就做出了智能电视雏形,结果起个大早赶了晚集。

还有全球播,全球同步院线的模式多好,友商都忍不住点赞,一度都要B轮了,做着做着又没声音了。

以前互联网品牌系统好用,现在大家的UI都挺像样,内容也大同小异,接下来就要在交互上做文章。

这两年电视的换机周期在缩短,但开机时长也在下降,大屏的粘性还是不够。重要的不只是内容,而是连接用户。90后要转发、要吐槽、还要打赏,直播比视频更火,大屏如何跟上?

2017年彩电的关键词从曲面变成了AI,最大赢家是科大讯飞。

基于语音交互的人工智能还很初级,和谷歌、微软、英特尔不能比,跟腾讯百度也没法比。不过搜个视频、查查天气,对彩电来说够用了,最多再定个外卖。

薄师傅在博鳌吐槽说,大数据不靠谱,“搜过一次紫砂壶就天天给我推养生,是说我太老了吗?”(所以这次退休是真的?)

在这点上我很赞同薄师傅,大数据这个推法,不是开阔而是禁锢了人的眼界。如果AI让人越来越狭隘,那不是我们要的未来。

彩电溢价从哪来?

3月只有海信电器和TCL多媒体两家发了年报,毛利率都只有17到18%,净利率在5%左右。

海信2016年报

9.jpg

10.jpg

同样是原材料占成本的80%,彩电的净利率只有白电的一半,第一名市场占有率不到20%,没有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寡头。互联网品牌的进入更分散了竞争格局,拉低了毛利率。

TCL最值钱的是面板,这也是多媒体盈利的底气。2016年面板价格疯涨,TCL多媒体业绩反而大反转,营收333.6亿港币同比减少1.9%,净利润涨了6倍达到1.8亿港币。

年报出来后多媒体股价一路上涨,涨幅逼近20%,有望回到5块钱。可惜多媒体不可能像通讯那样私有化,李老板的钱要留给华星。

11.jpg

华星已经有两条8.5代线,武汉小尺寸AMOLED今年会上,大尺寸印刷式6月上试验线。除了京东方,华星就是国内第二大面板厂。

目前面板价格依然坚挺,但长远看硬件成本一定会下降。2018年京东方合肥10.5代线量产,2019年华星光电11代线(尺寸和10.5代一样)量产,紧接着是郭老板广州10.5代线。三条线产能依次放量,大尺寸价格还会继续走低。

小屏做柔性,大屏有量子点、OLED,这两个至少会并行四五年,大家都有得赚。

除了华星,TCL还有金融。3月27日,TCL公告说拿出180亿闲散资金买理财产品。集团金融利润一直秒杀彩电,2015年金融赚了6.6亿,仅次于华星,看来今年也是一样。

雷鸟这名字总让我想起当年“鹰的重生”,TCL要跟上互联网这一波,就是再次重生。手机不行了还有多媒体,手握2000万销量,再加上华星加持,有没有乐视那都不是事儿。

Copyright © 2000-2016 DIANKEJI.COM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6168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京鼎衡丰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9809号-4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