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是中立的 结局是灾难的

来源:新浪科技卢泓言·02-20 10:26

一家新兴的独角兽,某短视频分享平台的创始人刚刚对媒体说,它的使命不是改变世界,而是记录世界。这是一个算得上谦卑的说法。

6a25837e47ec4d5cad2df8d6586cc01c.jpg

如果没有这种平台,那个男生不会总是把鞭炮点燃放进自己的裤裆,满地打滚尖叫,吸引了几十万人的关注。另一个大妈或者大哥也不会总是吃蠕虫,吃活蛇,猛灌二锅头。千万计的人们也就少了一些见他人自虐时感受到的“乐趣”,他们也许是奖赏自虐者的“勇气”,也许是滋养自己心理的阴暗面。

如此多的现代人获得了古罗马贵族般的享受,那时的斗兽场里,奴隶和野兽相残,贵族围观尖叫。

可见,这样的网络平台确实改变了世界,通过记录、连接,世界变化了。

可能,这位创始人的本意是,自虐和欣赏自虐原本就存在,斗兽场年代久远,并非这些程序员和创业者们从无到有创造了如此之种种。天下本无新鲜事,他们没有改变这个世界的本质,没有能力改变人性本身。不过,自虐和欣赏自虐确实发酵了,繁殖了,有些人和有些平台成了放大器和加速器。

这个创始人的观念代表了程序员以及相当创业者的普遍的立场。技术是中立的,平台是中立的,连接是中立的,原子弹也是中立的,工具是中立的。你拿刀砍人,不要怪卖刀的人。

那些碰巧掌握了最先进技术的人,当权者,可能天然的喜欢这种立场。这种立场利于技术的快速普及,利于在竞争中获胜。实际上,如果不持有这种立场,几乎一定会在那些道德败坏的社会的竞争中落败。

那些怀有某种情结,或者抱着恻隐之心的人,如果在其工具或者平台上加入了道德判断,屏蔽了这些自虐的行为,那么那些人就会涌向其他的更“中立”的平台,这些更“中立”的平台就更可能有更多的用户,更大的风险投资。

你如果想赢,无论你本心是否如此认为,你都最好表示,你信奉技术是中立的,你也信奉这个立场是公平的,于是也是免于道德问责的。否则,你就暴露了自己的贪婪和虚弱。就有人指责你是个伪君子,让舆论给你更大的负罪感。

但,技术是中立的,并不能成为一个无所不能的护身符。它是有缺陷的。

技术是中立的。但在一个不是中性的土壤里,技术会与土壤的特点结合,产生一边倒的效果。看起来就不再是中立的,而是有道德倾向的。人人都可以拥有一把枪,如果在美国,这会让每个人更能保护自己,但如果在阿富汗,这会让所有人草木皆兵,寝食难安。在一个国家,枪带来安全感,在另一个国家,枪是惊慌之源。

互联网比枪更有力量得多。

精通互联网技术的黑客曝光名人的隐私,看起来是一个中立的行为,但隐私相对少的真小人就不是很怕,隐私相对多的伪君子就会很受伤。刚刚过去的美国大选证实了这一点。黑客的存在奖励了真小人,惩罚了伪君子。

扎克伯格说,社交网络让人的踪迹都被记录下来,倾向于让人变的诚实。因为你更难伪装,虚伪的成本可能非常大。这是互联网作为工具在虚伪土壤里体现出来的道德倾向。

在某些方面,互联网会体现出堕落的倾向。比如在缺乏自制的人群里,互联网让人沉迷,比如游戏狂,低头族,剁手族,键盘侠。张志东说,数字技术会很多倍的放大人的弱点。

对于短视频分享平台,有人用它展示自己的才华,收获了粉丝和赏钱。但对于那些没有一技之长的却又焦急的想要一鸣惊人大富大贵的年轻人,他们似乎必然会走向自虐。除了往自己裤裆里丢鞭炮,生吃蠕虫和蛇,灌二锅头,他们又会如何呢?

工具的放大作用,会让人两极分化。有自制能力的一类人,用它不断加强自己,磨砺一技之长成为立身立业之本。没有自制能力的弱者,则自甘堕落,随风飘摇,日渐沉沦。这样的故事不仅仅在短视频平台上,即使在微博和微信里也每时每刻上演。信息泛滥,妖孽丛生,有的人能分辨,消化,吸收。更多的人没有分辨力,就被洗脑,变得偏激,傲慢,甚至疯狂。

对于弱者一类人,这些掌握技术、制造工具的程序员、产品经理、创始人们,似乎无能为力。他们一直说,技术是中立的。任由无力者堕落,是这些当权派的无力之处。可能他们不是没有想过去警醒无力者,激励堕落者免于堕落,但他们担心失去已经获得的世俗的权力。

一位广受业内赞赏的风险投资人刚刚对媒体说,如果人工智能再发展下去、自动化再进行下去,可能会把人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20%的“有用”的人,一部分是80%的“没用”的人。由于科技发展太快,被淘汰的人可能不具备再重新自我学习和转移到新行业的能力和速度。将来,可能这80%的人会戴着头盔在虚拟世界里发泄精力,醉生梦死。

这位投资人说,虽然我在做投资,在促成这件事的发生,但并不代表我乐见这件事的发生。据媒体说,这位投资人当时不再习惯性的眯眼笑,而是严肃起来。

这位投资人是一个有勇气的人。他承认了自己的无力感。我们极少看到这样的袒露。

不要再以为这些当权者是强者。能激励人性向上的人才是强者。靠着技术是中立的这一立场成为当权者的人,对人性的可塑性闭口不言。任由堕落者堕落,他们无能为力,甚至要再助推一把。

更可惜的是,这20%的“有用”的人,对自己也未必能照顾周全。他们藏在技术是中立的这个护身符下,最终却也同样可能受到它的伤害。霍金说,人类已经掌握了毁灭地球的技术,却没有逃离地球的能力。

既然有人可以往自己裤兜里扔鞭炮,可以生吃蛇,既然有人可以兴致勃勃的观赏这些自虐。那么,有个傲慢愤怒的人一时兴起按下了核按钮,或者一个天才在自家实验室里做出了超级细菌并把它扩散出去,又有什么奇怪呢?这20%的“有用”的人,跟那80%的“没用”的人的差别,看起来是在于智商和能力,而不在于道德和人性。“有用”的人,如果无法或者不愿激励“没用”的人的人性向上向善,他们如何能看管好自己的人性呢?

多年前问过两个创业者同一个问题。现在他们分别掌管着一家100亿美金估值和一家40亿美金市值的企业,他们的回答几乎一模一样。

问,你是否认为科技和商业的发展,最终会导致人类文明再次灭绝。

答,可能。

再问,即便如此,你也要跳入这个洪流,既然难以改变,那就参与,推动它的发生。

短暂的沉默后,答,是。

Copyright © 2000-2016 DIANKEJI.COM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6168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京鼎衡丰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9809号-4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