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戏,2021悄悄变形:转行、分家、准上市

有饭研究有饭蛋包饭06-11 10:48

 国内的云游戏业在过去六个月里发生了许多事。

有人转行,有人分家,有人调整策略,有人准备上市。

和以前一样,这些悲喜、危、机,大多是些悄悄变化的碎片,如果拼起来,大致能看见这个风口的现状。

新阶段

到2020年底时,国内云游戏已经干成了很多事,比2010、2014年两波都要高效。

那时的信通院牵头做了产业联盟,他们出书、办会、做标准化和商务交流体系。

头部企业们,也在融资、发产品同时,基本达成了产业拓荒期和平发展、做大蛋糕的默契,各司其职,也互吹。

但在资本、大厂看来,那依旧是“元年”的故事。

2020年12月的一次谈话里,东方弘泰资本投资人和腾讯、intel相关从业者就提出过一个共识观点:云游戏要进入新的,所谓“发展”阶段,会有两个标志。

1.巨头在开始发力整合某一市场。

这意味着巨头摸清了某一市场其他参与者的底牌,且形成了统一该市场的决心和能力。(也就是腾讯)

大厂入局,会有实质性的流量、资金导入,中小公司才能去干更多事。

2.元年风口期过后,B端开启新一轮的融资潮,并产生竞争。

这意味着元年试水、占点之后,云游戏公司还有真东西,向资本证明其空间、投资价值。

2021年至今,国内云游戏市场也确实发生了这样的故事。

在这个新阶段里,国内云游戏的市场格局、各家战略都发生了变化。

C端,烧钱大战基本结束

到2021,高额的内容、算力成本和低收入已经压倒了绝大多数C端企业,有人放弃、转型,有人却也烧出了故事,准备上市。

比如在腾讯借年度发布会和《英雄联盟手游》测试预约的机会大推即玩的5月,他们投过的两家C端云游戏公司,动视云(格来)和菜鸡都不太好过。

具体来说,他们都经历了一波较大的业务、人员调整,准备弱化云游戏C端业务,转向其他产业链环节。

其中格来,是许多人眼里这几年“最稳”的云游戏平台,他们有“2800万注册用户”。

在2020年底时,他们还招聘了新的商务总监,全国各地去跑端游和独立游戏CP,准备在付费单机之外搞个全家桶。

然后到2021年5月,他们就不干了。

据离职员工和同行从业者消息,格来背后的动视云目前只剩几个核心管理者和运维技术人员,他们已经放弃C端云游戏平台,转行做算力租赁,赚矿工的钱。

“也算终于找到了收支平衡的方法。”

另一家,菜鸡,默默地改名成了菜机。

离职员工说,那轮“腾讯的大额投资”已经迟到了8个月,到2021年初时,公司APP迭代、内容引进,甚至员工工资都受到了影响。

1.png

改名后的,菜机

 

“因为C端始终无法有稳定变现,自有用户能量太小,腾讯那边又有其他安排。”

“我们可能会变成一个更纯粹的,和腾讯没有冲突的社区”。

和格来、菜鸡相似的,5G芝麻、鲸云云游戏等付费云游戏平台也已经处在“放置”状态。

据5G芝麻离职运维人员称,平台自2020年下半年就已经进入到“破罐破摔”的阶段,在等待老板所说的“千万融资”6个月无果后,大部分员工在年底离职。

当然,C端市场里也因为不差钱或不差故事而活得挺好的。

比如有运营商坐镇的沃畅游、咪咕快游还在稳定运营。

其中咪咕快游在9月底上线《原神》云游戏版之后曾一度被推上B站和百度的热门搜索,游戏至今有98%的好评率,尽管参与评价的人只有1000来个,他们还是在做。

 微信图片_20210611105128.png咪咕快游的《原神》,是招牌

再比如因为在早期和多家游戏CP合作,但效果没让对方满意,而被部分同行指责“破坏云游戏公司在游戏CP眼中形象”的达龙云。

他们过得更好。

因为同时切线上办公、游戏、云游戏、5G等多个场景,他们早就有了120万付费用户、上亿注册用户的故事。

据员工称,从2020年6月拿完高通战略投资后,他们还会在2021年下半年启动新一轮的,“目前云游戏市场最高的”融资。

有从业者消息称,拿完这轮融资之后,达龙会在美股上市,争一争“云游戏第一股”的名头。

单靠云游戏+烧钱,烧出用户规模、融资和用户付费习惯的创业路子已经被否掉了,在C端,剩下的玩家只有游戏大厂、运营商这种自带用户和钱的,以及达龙这种讲综合故事的角色。

B端,论证垂直和稀缺

一个实话是,云游戏这行里,B端参与者的数量和生活质量一直远高于C端。

尽管到2021年,我所联系过的成都、广州等地的小公司也死了50%以上,但头部公司确实还有新故事可讲。

比如资本层面,蔚领、海马云和快盘又拿了融资,分别是1.5亿元、2.8亿元和数千万元。(有消息说快盘在年末还有一轮)

业务上,珑微发了新的产品、云鹭的云游戏直播方案要跑起来了。

之前总是一股国企味儿的某公司说是刚经历一次分家和战略调整,开始推数字孪生、VR剧本杀一类的时髦东西。

虽然如今各自境况不同,但这些公司也有共同点。

其一,B端厂商依旧普遍解决成本和游戏跨终端问题。

其二,在2021,他们开始更激进地发声,更具体地去讲他们的稀缺性。

如果你在2020年去问B端公司“你们做什么”,他们会粗略地说“SaaS、PaaS、全栈、公有云”,到2021,就不是这样。

比如蔚领时代CEO郭建君,相比2020年主推的容器、一站式上云服务,如今在说的有二:

1.绑定《原神》,说面向CP,深度定制适合其游戏产品的云游戏解决方案。

2.拿到小米投资后,借小米智能终端和元宇宙的风,说游戏在多场景的融合

立志不断做工具,成为云游戏市场Unity或Unreal的云鹭科技,CEO温向东在2021年跑了许多的会,开始更具体的讲他们的“定制场景工具”。

也就是“云游戏+直播”解决方案。

他们说自己不做云游戏,只通过工具,用云游戏的方式给其他产业赋能。

至于未来目标,也从2020年底的云游戏界Unreal变成了更垂直的“云鹭云游戏开放平台”——一个“互动直播游戏”的基础设施平台。

相似的,一直讲全栈的海马云,现在主推“在游戏行业内的PaaS能力”。以往全栈、啥都行的部分,交给股东咪咕、UCloud去讲。

C端、B端业务啥都有点的某公司,据员工消息说主管技术的领导和不少员工已经离开。

公司会在下半年重新发布战略,大几率主讲他们“依托各种屏幕”的思路,在云游戏之外,搞数字孪生、VR教育、文旅等项目。

这些之外,板层的珑微已经是近一年里出钱办会最多的云游戏公司,产业联盟、intel,只要有云游戏的会,他们总会掏钱。至于目的,就是在介绍板子之后,具体说到针对各行的解决方案。

云VR、城市实景、电竞酒店、超大规模储存等等,和其他友商一样,宗旨,就是一个细字。

竞赛,似乎要开始了

在2019和2020两拨云游戏企业的采访里,有一个相同的观感:和谐。

蔚领时代COO李鑫和部分从业者说出现这种和谐、甚至商业互吹的情况有两个原因:

1.行业还处于初期阶段,多数资本、大厂还在观望和学习期,相比自身利益,和同行一起讲好故事、证明空间吸引外部资源加入才是主要任务

2.各家的技术、产品定位并不明确、成熟,还不涉及抢夺市场份额的事

到2021年呢,这种和谐的观感正在逐渐消失。

在6月的一轮采访中,大部分企业开始以其他家的同类服务、产品做例,论证自身的优势,并开始主动的聊起同行负面八卦。

当一段市场格局已定,另一端开始谈垂直、稀缺性,争夺深度合作资方的时候,云游戏的竞赛似乎要开始了。

在这个阶段,各家的阵营、观点、业务侧重都会发生新一轮的变化。

具体情况如何,还要多采些再聊。

电科技专注于TMT领域报道,青云计划、百+计划获得者。荣获2013搜狐最佳行业自媒体人称号、2015中国新媒体创业大赛总决赛季军、2018百度动态年度实力红人等诸多大奖。

投稿请登录:http://www.diankeji.com/member
商务合作请洽:marketing#diankeji.com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文字版权归电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本站转载文章仅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电科技立场,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