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技术上的抄近道和市场上的短视,理想汽车,前景难言“理想”

电科技袁创08-18 00:29

理想正在从“蔚小理”掉队。

上周,中国造车新势力三巨头中美股市值最低的理想汽车,紧随小鹏汽车在港二次上市的脚步,正式在港股二次上市,但却迎来了上市首日即破发的”不理想“尴尬局面。

对于为何选择二次上市,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沈亚楠接受采访时坦承,“希望能够更多地吸引亚太地区投资人,特别是本土的,也就是中国投资人来投资我们的公司”。

理想汽车沈亚楠

然而,理想汽车的港股首秀却没有达到“吸引中国投资人”的目的,股价一路破发,直至今天的106港元。

这一局面显然大大低于理想管理层的预期,与现实销量也无法相互映衬。从理想汽车近几个月的销售成绩来看,它的市场表现并不差,甚至比蔚来、小鹏要来得更加优秀,尤其是在7月,交付量一度越过了历史高点,达到了8359辆。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资本市场对理想汽车有所迟疑,它的前景还会不会足够“理想”?

 

追求速胜“抄近道”,研发实力逐渐掉队

 

对于投资人以及理想汽车而言,当下的销量成绩并不足以保证其未来拥有一条足够开阔的  赛道。

本月初,蔚来、小鹏和理想公布了各自7月份的新车交付数据,分别是7931辆、8040辆以及8589辆。

从数据来看,理想汽车目前在销量方面相比蔚来、小鹏是领先的,但是假若深入探究理想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一点,就会发现这背后并非是依靠强大的研发实力,而是偷懒的「抄近道」。

理想汽车抄近道,在自动驾驶技术上尽可能地走「拿来主义」路线,在自研自动驾驶技术上,相比蔚来和小鹏要明显轻视很多。

理想one

眼下,无论是特斯拉、小鹏等新势力车企,还是大众、丰田等传统车企,都已经在自动驾驶领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精力,但理想汽车却在这场竞赛中作壁上观,直到2019年才姗姗来迟地推出 L2级别自动驾驶功能,而蔚来与小鹏此时已经完成了商用化自动驾驶技术的迭代升级。

理想汽车为什么会对自动驾驶技术如此不重视呢?

答案很简单,因为资本市场认为,自动驾驶技术在短期内对于汽车销量帮助并不大,而它的研发却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

数据显示,理想2020年全年研发投入仅为11亿元,与蔚来和小鹏的24.87亿元、17.26亿元相比差距非常大。

仅从数据上来看,蔚来和小鹏无疑是更重视技术研发投入的公司,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理想直到2020年仍在使用 Mobileye Eyeq4 的解决方案来实现自动驾驶,而蔚来、小鹏早已转用具备技术定制向开发能力更强的的英伟达平台。

自动驾驶技术已然被行业公认为是智能汽车发展的终极目标,未来所有的智能汽车一定都是会配有高级别自动驾驶能力的车型,而一直坚持「拿来主义」的理想汽车虽然在当下省了钱、降低了资源投入,但是对外部技术的过度依赖已经导致其在技术领域输给了竞争对手。

这从理想汽车去年开始放卫星,说今年将推出L3级别 NOA 自动驾驶功能,但是直到现在也没有实装到量产车型,理想汽车在前沿技术上的窘迫由此可见一斑。

理想汽车自动驾驶

不同于有着上百年历史的传统燃油车品牌,总体成立时间不到10年的新能源车企在资金与精力上都极其有限,另外又因为汽车市场本身是一个极其重资产的行业,因此新势力车企在前期推出的几款车型通常都是同一种车型,比如特斯拉接连推出了多款轿车,最终才推出了 Model Y 这款 SUV。

然而这么多年以来,即便同期的蔚来、小鹏已经推出了多种不同的车型,理想汽车却坚持只做 SUV 这一个种类。

如果说理想是一家靠手工打造汽车的豪车品牌,倒也是可以理解,但问题在于理想作为一家面向大众的汽车品牌,这种单一产品的逻辑对它来说并不实用。对它而言,之所以如此特立独行,大概更多是基于资源的多寡以及投入产出比的考量。

相比拥有多种车型的竞品来说,理想的单一车型在供应链的管理上确实要来得更简单省事。但是对于理想的未来而言,这种偷懒的「抄近道」行为也让它直接损失了太多潜在的消费者。

从我国每月的新能源汽车销售榜单来看,前十名里面基本只有3辆以内的汽车是 SUV,剩下的全是轿车。理想汽车目前只做 SUV ,直接让大部分消费者打消了购买它的念头,也让它失去了太多可能获得的市场,导致使其市场话语权进一步下降。

如果要问目前纯电动的新能源汽车在市场扩张过程中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相信不管是从业者,还是消费者都会不约而同地给出同一个答案——续航。

受制于电池技术多年以来都没有突破性的技术进展,不仅是手机、电脑等数码产品常年有着电池续航短的问题,纯电动的新能源汽车同样也面临着这个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各家纯电动车企都给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特斯拉、小鹏是为用户提供电池快充技术,蔚来则是推进自己的换电池路线,两种技术路线在本质上没有优劣之分,只是根据现状提供给用户不同的选择而已。

为什么特斯拉、蔚来和小鹏在电池技术迟迟没有技术突破的当下依然如此固执地选择纯电动路线呢?

答案很简单,纯电才是新能源汽车发展的终极方向,也是整个行业的总研发方向。

而理想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并没有选择和这几家友商一样选择死磕纯电路线,反而是直接放弃,转而使用油电增程式技术。

增程式技术的确能给理想汽车带来不少短期红利,将燃油车的长续航和电动车的省钱优势合二为一,让理想能够根据当下消费者痛点打造出销量不错的车型。只是一切都是有价码的,  区别只是何时支付而已,增程式的决定让理想在纯电动,这一行业发展的主方向上开始面临着技术逐渐落后的问题。

李想臭搞技术的

纵使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曾在发布会上炮轰「认为增程电动是个落后的技术的人」是一帮臭搞技术的,但是李想却背地里坚实地践行了「嘴上一套心里一套」,理想汽车在本次香港上市的招股书中明确给出了未来发展的路线——纯电动路线,并且将会在2023年开始每年至少推出两款纯电动车型。

事实显然已经非常明朗,即便李想嘴上一万个不认可「臭搞技术的人」的观点,但是也身体力行地验证着他们的观点,只是理想要为此前抄近道不做纯电动车的决定付出更多,不仅仅是打脸,而是市场的认可度。

贾跃亭FF

到2023年才能够推出纯电动车型的理想,距离2017年就推出首款量产纯电汽车的小鹏已经有了六年的差距。暂且不论特斯拉、小鹏等车企在这么久的时间中已经积累了多少关于制造纯电动汽车的经验,仅是理想现在需要从头募资、研发纯电动汽车这件事,就已经是一个非常落后于行业的事情了,这甚至都比不上在美国的贾跃亭和他的法拉第。

 

市场环境巨变,理想汽车困局难解

 

尽管理想最近几个月的汽车销量都很不错,但是也难逃新势力车企普遍利润低下的问题。

直到2020年为止,理想依旧没有实现盈利,三年净亏损总数达到41.23亿元。显而易见的是,如果理想的自造血能力严重不足,靠外部投资便成了理想汽车唯一一个能活下去的道路。

频频在技术研发路线上「抄近道」的理想,其艰难的融资历程表明他们也没有赢得资本市场的认可。

在第一款量产车型理想One 上市前,理想仅仅获得了50亿元的投资,而蔚来和小鹏在第一款量产车上市前的融资数字分别为145亿元、100亿。

理想联合创始人此前声称在香港上市获得的融资将主要用于后续新款车型、技术研发的表态,给了外界一个很明显的信号:理想缺钱了。

2017年以来,新能源汽车就是深受投资机构的追捧,但是从去年开始,原本风头正劲的多家新能源车企纷纷倒闭,其中甚至出现了拜腾汽车这个烧光投资人8亿美元,却一辆车都没造出来直接倒闭的奇葩现象。

拜腾汽车

新能源汽车市场滋生出的种种乱象,导致自今年年初以来,资本市场对于新能源车企的投资开始逐渐转向理性,而非和几年前一样盲目追捧。对于新能源车企的投资开始越来越看重技术积累和产品的市场表现,这对于技术实力差强人意的理想而言,显然是一个挥之不去的烦恼。

与燃油车时代,我国在核心技术领域长期落后于欧美发达国家的情况不同,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我国是和欧美发达国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

为了推动新能源汽车工业的发展,我国对于新能源汽车的销售补贴政策相当大方,大大降低了新能源汽车的价格,使其同级别车型相比燃油车在价格方面有着明显的优势,有效推动了我国新能源汽车工业发展,帮助一批又一批的新势力车企在市场上站稳了脚跟。

不过对于理想来说,这笔销售补贴更像是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它能够帮助降低消费者购买理想汽车的门槛,但是增程式电动车到底是不是纯电动车的争议却一直没有停歇。

目前,增程式电动车在北京已经无法享受地方补贴,上海也宣布到2023年将不再给增程式电动车绿牌。

此外,根据之前我国多次下调对增程式电动车的政策补贴比例的消息,总体来看,增程式电动车被彻底赶出新能源汽车之列或许已经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而一旦被取消,那么这就意味着理想将会面临一个处境极其艰难的市场了,毕竟理想直到2023年才能够推出他们的首款纯电动车。

今年4月,华为与北汽极狐联合召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发布会,会上发布的是我们如今已经非常熟悉的阿尔法S,此次我们抛开这辆车不谈,主要看华为释放出的政策信息。

尽管华为屡次表示绝对不造车,但是从华为在造车领域的动作来看,显然华为也并不只满足于充当类似博世这种,完全神隐在车企背后的核心技术供应商,而是更想成为传统车企的灵魂。

虽然上汽董事长此前公开表示绝对不会和华为就造车展开合作,因为他认为必须由车企自己掌握智能化技术,而非让华为成为他们的灵魂。

但是我们不能忽视的是,除了上汽这样的超大规模车企,还有许许多多没有能力自己研发智能化技术的传统小车企,这都将会是华为牢不可破的基本盘,而这便是对一众新势力车企最大的威胁。

华为鸿蒙汽车

在这些新势力车企中,受到威胁最大的就会是理想汽车。对于上汽董事长的言论,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此前也表达过类似的观点,同样是车企一定要自己掌握智能化技术,只有这样才能磨合出最好的产品,因此对于华为附身的汽车而言,这些重视汽车智能化技术的特斯拉、小鹏等新势力车企并不会多么惊慌。

不过对于理想汽车而言却恰恰相反,由于此前对自动驾驶技术研发的轻视,想要应对目前自动驾驶技术水平已经达到准L4级的华为,显然有很大的难度,而且在智能汽车的智能化技术上,华为也已经提供了包括 Harmony车机OS软件平台、Harmony车域生态平台以及智能硬件平台在内的智能座舱解决方案,而理想到底能否在股市中拿到继续研发智能化技术的资金还是一个未知数。

蔚小理

另外,由于理想汽车坚持「抄近道」,其在纯电动车技术上与现阶段刚涉足纯电动车的传统车企相比并无明显优势,甚至可能还会因为传统车企在制造方面的优势而被反超,理想选择的增程式路线终成拖累理想迈向未来的最大累赘。

总的来讲,理想汽车在港股上市首日破发并不是一个难以预见的事情,对技术投入的欠缺以及行动上的迟缓让这家公司在行业中逐渐落后于同行,未来也很难继续保持目前销量领先的优势,资本市场对它的不看好,着实是合情合理符合逻辑。

电科技专注于TMT领域报道,青云计划、百+计划获得者。荣获2013搜狐最佳行业自媒体人称号、2015中国新媒体创业大赛总决赛季军、2018百度动态年度实力红人等诸多大奖。

投稿请登录:http://www.diankeji.com/member
商务合作请洽:marketing#diankeji.com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文字版权归电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本站转载文章仅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电科技立场,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