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五年平辽到三年超越特斯拉,打嘴炮的零跑汽车也该体面起来了!

电科技袁创07-25 16:35

 2015年成立的零跑汽车,在7年后的今天以「打嘴炮」的方式成功出圈。

随着中国在智能汽车产业链上话语权的不断加重,一众新能源车企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市场竞争的烈度不亚于前几年智能手机市场的大混战,但是在市场繁荣的表象之下,却也连带出了了种种通过博出位以吸引资本注入的乱象。

在前不久的零跑汽车 2.0 战略发布会上,创始人朱江明非常自信地放出了「3年内在自动驾驶技术领域赶超特斯拉」的豪言壮语,此言一出,自然引起了舆论的欢呼,认为零跑汽车也许真的能够在自动驾驶上后发制人取代特斯拉,成为这一赛道的全球技术领导者。

然而现实的情况却并非如此。

袁崇焕

就像袁崇焕对崇祯帝信誓旦旦“五年平辽”。可当同僚问他详细方略时,袁督师却又给出了另外一个答案,“圣心焦劳,聊以是相慰耳。”意思很明确了,打个嘴炮,让皇上先宽宽心。以零跑汽车目前与特斯拉的差距而言,「三年超越」也只能算是故意忽视现实,混淆视听,实际的可能性无限趋近于零。

 

天方夜谭的PPT

 

无论是零跑汽车的发布会,还是对外发布的公关稿,总是少不了其母公司——监控行业巨头「大华股份」的身影,零跑汽车也不止一次借助大华股份在监控行业的成就,来从侧面烘托自己的技术实力,但是大华股份在自动驾驶领域真的能够力挽狂澜,帮助零跑汽车实现超越特斯拉的理想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虽然在监控产业中,大华股份凭借优秀的图像识别技术占领了广泛的市场,但是自动驾驶技术与监控系统的识别技术却并没有太多技术交集。

大华股份

与监控图像识别不同,自动驾驶技术的图像识别难点在于,因为使用时汽车处于高速移动的状态,因此不但需要保证图像识别的准确率,还要保证识别结果产出的及时性,这就对负责运算的芯片性能提出了严峻的考验。

这正是特斯拉的优势所在,自研的 HW 3.0芯片综合算力达到了惊人的144TOPS。而零跑汽车去年推出的被称为「中国首款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车规级AI智能驾驶芯片」的凌芯 01,算力仅为4.2TOPS,性能远远落后于特斯拉 HW3.0芯片。

在如此显著的性能代际差距面前,纵使零跑汽车使尽浑身解数也无法实现物理性能层面的反超,而放弃自研 CPU 处理器选择「拿来主义」,直接采用阿里平头哥处理器方案的方式,也让零跑汽车在新车型研发时,无法和特斯拉一样做到对芯片的深度定制优化,实现对汽车研发全流程的全面掌控。

除了硬件部分,在自动驾驶技术的另一项核心组成部分——「软件算法」上,零跑汽车相比特斯拉,可以被认为几乎没有任何优势。

零跑汽车创始人朱江明在发布会上提到,零跑2.0战略的其中一项是将软件算法团队增员到100余人,我们无从得知目前零跑软件算法团队到底有多人,但从中可以确认成员肯定不足一百人。

数据显示,特斯拉自动驾驶团队规模早已突破二百人,且仍在持续增长中。此外,由于特斯拉如今的自动驾驶技术还是要胜于零跑汽车,因此,同时面临规模差距和基础差距的零跑汽车,想要在与特斯拉软件算法上的竞争中实现超车,已然是一件超级难完成的任务。

零跑汽车朱江明

至于零跑汽车宣布将在2023年正式投产激光雷达方案的消息,虽然从技术层面来讲,激光雷达方案相比特斯拉选择的纯视觉方案无疑更安全、更先进,但是想要大规模运用在消费级市场,成本也是厂商必须认真考量的一个因素。

目前包括华为在内的智能汽车产业供应商,都还在努力降低激光雷达的成本,但从当下64线激光雷达价格高达8万美元的价格来看,谁也不敢保证三年后价格能够降低到可以大规模普及的水平。零跑汽车想要靠激光雷达,实现对特斯拉自动驾驶技术的反超,也是在画一张看得见却摸不着的大饼。

 

打嘴炮是因为缺钱?

 

显而易见,零跑汽车并不具备能够在三年之内实现自动驾驶技术反超特斯拉的硬性实力,而且彼此之间的差距,甚至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大。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这家新能源车企频频打起嘴炮、喊出不切实际的口号呢?

也许,这一切都源于零跑汽车缺钱了。

虽然自成立以来,零跑汽车就一直非常高调,但实际上他们无论是销量,还是销售均价都远远没有达到一线车企的水平。

据数据显示,目前零跑汽车旗下卖得最好的车型是不到8万元的 T03微型电动汽车,从这款汽车的定价不难看出,其瞄准的主要竞对是五菱宏光的 MINI EV。只是从销量来看,它们根本谈不上是对手,因为五菱宏光的 MINI EV 在销量上对零跑汽车的 T03完全形成了碾压之势,MINI EV 2020年的销量为126603辆,而零跑汽车在2020年全部车型一共才卖出了11391辆。

两者根本不在同一个量级上,有何竞争可言?

五菱宏光miniev

也正因为旗下主力产品均价基本都在10万元以内,导致零跑汽车的净利润率远低于产品起售价接近30万元的假想敌特斯拉,连追上蔚来、理想和小鹏都十分困难。

事实上,不管是低迷的销量,还是不够理想的利润率,都使得零跑汽车想要凭借自己的盈利能力活下去那是难上加难。

雪上加霜的是,在造血能力不尽如人意的同时,零跑汽车在资本市场的吸金能力也不算出色。被誉为「中国新能源车企头号风投」的合肥市政府在2020年投资蔚来汽车70亿元,成功救活了挣扎在生死线上的蔚来,今年还宣布联手蔚来在合肥共同投资500亿元建立智能汽车产业园。

但在投资零跑汽车时,合肥政府却并没有像对蔚来一样慷慨。先宣布投资20亿元,最后只在B轮跟投了2亿元后就退出了 Pre-IPO 轮的投资。联系到零跑汽车迄今为止一共才拿到了不到200亿元的投资,从中我们也可以明显得出结论:资本并不看好零跑汽车的发展前景和投资回报率,因此对于零跑汽车的投资意愿很低。

在自身造血能力不足、不受投资机构认可的大背景下,零跑汽车想要在如今这个已经彻底成为烧钱游戏的智能汽车市场活下去,唯一的方式便只剩下了上市融资这一条路。

零跑S01

为了能够实现上市,并吸引到足够多的投资者给予投资,零跑汽车选择在拿到杭州市政府投资时,打出「三年之内在自动驾驶领域反超特斯拉」的嘴炮,也是零跑汽车目前唯一一张能够说得出嘴的牌面。

从五年平辽到三年反超特斯拉,这中间尽管跨越了四百年,但事件中的基本逻辑却基本没变——聊以是相慰耳。

打嘴炮,也是需要尊重基本物理世界的运行法则的。如果本身的研发实力和资源完全无法与特斯拉相提并论,甚至连超越蔚小理都是一件难事。三年很快过去,第四年怎么办呢?

相信朱江明本人对此也是心知肚明的,但是为了能够实现年底上市的目标,几近陷入孤立无援的零跑汽车只能频频打嘴炮、画大饼,寄希望于以此方式吸引投资人,成为下一个成功上市的贾跃亭。

但是对于仍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智能汽车产业而言,零跑汽车的这种行为如果形成了一股潮流,无疑会严重损害大众和资本对整个产业的信心与认可,届时不但会导致国产智能汽车的市场认可度降低,也会导致真正能够做事的车企难以及时拿到投资,阻碍我国智能汽车产业发展的进程。

少打嘴炮多干事,“聊以是相慰耳”的投机心态下,焦劳的又何止是朱江明和他的零跑汽车?

电科技专注于TMT领域报道,青云计划、百+计划获得者。荣获2013搜狐最佳行业自媒体人称号、2015中国新媒体创业大赛总决赛季军、2018百度动态年度实力红人等诸多大奖。

投稿请登录:http://www.diankeji.com/member
商务合作请洽:marketing#diankeji.com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文字版权归电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本站转载文章仅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电科技立场,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