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突踩“急刹车”:12月销量暴跌39%市值5天蒸发320亿港元

时间财经 欧阳西子01-09 10:36

拐点已至?

下载.jpg

吉利究竟怎么了?

1月7日,吉利汽车公布2018年销量数据:全年总销量为150万辆,较去年同期增长约20%,但并未完成158万辆的年度销售目标。其中,12月销量为9.33万辆,同比减少39%,环比下降34%,创下16个月以来新低。

更令业界意外的是,吉利汽车表示,鉴于中国乘用车市场现时存在不确定性,董事会初步将集团2019年的销量目标定为151万辆的保守水平,与2018年的销量相当,低于券商普遍预期。此前,部分投资者预期,今年的新型号汽车有8款,高于去年的5款,应可令销售目标有双位数增幅。

这引发了吉利汽车股价震荡。截至1月8日收盘,吉利汽车大跌11.28%,股价为10.22港元/股。最低下探到10.08港元/股,最高达到10.8港元/股,总市值跌破1000亿港元,为917.92亿港元。2019年以来的5个交易日,吉利股价已经累计下跌26%,市值蒸发320亿港元。

吉利是中国自主品牌销量冠军,也是2015年至今发展最好的自主品牌。在销量方面,2017年吉利汽车销售124.7万辆,同比增长63%;总营收为927.6亿人民币,同比增长73%;利润达到106.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达108%。2018年上半年,吉利汽车销量同比增长44%,销售收入同比增长36%,净利润同比增长54%,净赚66.7亿元。

如果考虑到收购沃尔沃、莲花、宝腾、美国飞行汽车、丹麦盛宝银行、戴姆勒9.69%股份等,吉利更是风光无两。

为何一直强势的吉利,在去年12月销量暴跌?时间财经联系了吉利汽车方面,但截至发稿,并未有任何回复。不过,吉利在其公告中表示,尽管批发销售水平相对较低,但相应的零售销售水平仍然稳健,这反映了管理层主动管理经销商的总库存至健康水平之决心。

天风证券分析认为,吉利从11月开始就在主动去化渠道库存。公司在11月起就有批发销量环比走弱迹象,这可能是吉利开始松绑经销商提车政策的信号。12月份,批发销量环比指标进一步下降,因此公司仍然延续了库存清理。

拐点已现?

其实,吉利汽车的业绩拐点,此前就已显现。从单月销量来分析,8月之前,吉利汽车一直都保持30%以上的增幅。但从9月到11月,形势急转直下,增幅不断收窄,分别为14.3%、2.6%、-1.1%,直到12月的-39%。

下载 (1).jpg

这并非偶然。2018年,中国汽车市场自7月份开始连续下滑。11月,乘用车销量为217.3万辆,同比下滑16.1%,为近7年来最大降幅。尽管12月销量尚未公布,但2018年全年中国车市销量出现负增长已成定局。多方预测,全年销量将同比减少3%左右。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表示,多个负面因素影响了汽车市场的进一步增长,既有2015年四季度至2017年由于1.6升购置税优惠政策的调整造成提前消费,也有宏观经济增速回落的影响等。此外,国内投资放缓、房价上涨、消费信心走低、中美贸易摩擦影响逐渐显现,等等多个因素的叠加,也都加大了汽车产业运行的下行压力。

吉利汽车销售增速的骤降,也引发了投行的质疑和担忧。近4个月内,摩根士丹利两次发布报告,将吉利评级由“中性”调为“减持”,将目标股价从15港元降至8港元。

摩根士丹利通过行业渠道了解到,吉利汽车旗下“博越”车型库存已升至三个月内高水平,同时旗下“领克”品牌库存同样连续一个多月上升。尽管吉利自去年12月以来股价已累计下跌16%(恒指同期跌5%),但目前吉利估值仍在同类企业中最高,2019年市盈率亦为同业最高。

不过,摩根士丹利同时认为,减汽车税可能在3月份之后才会实施,并认为吉利将成为增值税调降带来的潜在刺激措施的主要受益者。

瑞信也在近期将吉利目标价从29港元削减至11港元/股,投资评级也由“跑赢大市”下调至中性;花旗则将吉利目标价调低至12.7港元,保持中性。

从二级市场来看,吉利曾在2017年11月末录得最高股价29.44港元/股。而如今,吉利股价却只有10.16港元/股,市值已蒸发超1500亿元。

麻烦不断

吉利此前高增长的背后,也隐藏着很多隐忧。根据2018年8月的半年报显示,吉利汽车净赚66.7亿元,同比大增54%。不过,这给吉利汽车带来的不仅仅是掌声,也引发了网友的集体吐槽,抱怨吉利压榨供应商。

下载 (2).jpg

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曾表示,吉利以自身“体量”作为谈判筹码,压低供应商报价,并拖欠供应商货款成为吉利维持现金流稳定的手段之一。吉利会拖欠付款时间长达数月甚至一年,其间会要求供应商降价,如果不降会继续拖欠。

根据2018年半年报,吉利汽车应付账款为297亿元,占营业收入(537亿元)的55%。这在主流自主品牌中是最高的,是上汽集团的2倍。这很大程度上可以反映吉利拖欠供应商的严重程度。

国际著名的供应商C中国区总裁表示,吉利对他们提出的要求是,“希望你有沃尔沃的技术,沃尔沃的质量,吉利的价格”,而这显然是违背自然规律的。他认为,如果把时间跨度拉长来看,价格低并不一定最终成本低。如果因为压成本导致产品质量出现问题,最终得不偿失。

值得注意的是,吉利经销商的库存压力也与日俱增。根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对外发布的2018年11月份“汽车经销商库存”调查结果显示,11月份汽车经销商综合库存系数为1.92,同比上升50%,环比上升2%,库存水平位于警戒线以上。

部分业内资深人士此前曾表示,吉利汽车现在处于两难境地:如果完不成全年销售目标,资本市场会不买账;如果要完成年度目标,就意味着必须进一步压库,导致经销商经营情况进一步恶化。不管选择哪个,对吉利汽车来说都是艰难的选择。从12月的销售数据上来看,吉利选择了帮经销商去库存。

近日,吉利汽车召开高层组织架构调整大会,对旗下的品牌架构进行新一轮调整后,吉利新能源上升成为与吉利、领克并行的三大品牌之一,与此同时部分高层的职位也有了一定变化。这会让吉利重回高速增长吗?

Tags: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