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年底国产Model 3:马斯克与蔚来们的“中国战事”

01-08 09:31

埃隆·马斯克几乎是一个没有秘密的人,不论是在推特上宣布特斯拉私有化,还是面对记者专访时坦言特斯拉在去年差点倒闭,他每一次的发言都像是一场表演。

因此,在2019年1月7日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一期)的开工典礼上,马斯克在现场甚至跟随着音乐摇摆起舞,在这个非常隆重的典礼上显得格外活泼。
 
作为中国放宽汽车行业外资股比限制后第一家在中国设立的独资车企,以及上海有史以来最大的外商投资制造项目,特斯拉的上海超级工厂被给予厚望。“目标在今年夏天完成上海工厂初步建设,在年底开始Model 3的生产,并在明年实现大规模生产。”马斯克表示。
 
model X
 
但他同时在推特上透露,上海超级工厂将为大中华区生产入门款Model 3、Model Y,其他所有Model S和Model X、以及高配款Model 3、Model Y仍将由美国工厂负责生产。
 
虽然特斯拉表示,借鉴北美 Model 3 产能不断提升的经验,将加速建设上海超级工厂,但根据马斯克过往的表态来看,今年年底投产的可能性依然存疑。
 
从去年7月10日签署协议,到如今正式动工,“特斯拉速度”在中国体现得淋漓尽致,这对于渴望拥有廉价Model 3的中国车主来说是巨大的好消息,但对于国内的造车新势力而言这将是一场硬仗,才开始陆续进行交付的蔚来、小鹏等互联网车企,最快将在年内与“老师”决一高下。
 
Model 3今年交付 国产版售价下降将冲击蔚来们
 
“今天,上海超级工厂举行开工仪式,是特斯拉承诺在中国市场持续加大投入的一个例证。”在上海超级工厂的奠基仪式上,马斯克这番话意味深长。
 
 
对于特斯拉而言,除了能够避开关税影响,本身中国市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2017年特斯拉在中国的销售额实现翻倍,总金额超过20亿美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市场。
 
这一成绩还是在Model 3尚未进入中国和欧洲市场情况下取得。根据特斯拉日前公布的交付情况显示,去年四季度Model 3的产能为61394辆,交付63150辆,全年已交付Model 3为145846辆。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在2019年1月2日的公告中表示,去年四季度有超过四分之三的Model 3订单来自新客户而非早期的预订者,这说明一方面特斯拉已经逐渐将Model 3入门版以外的订单消化完毕,另一方面则显示Model 3对美国消费者的吸引力正在扩大。
 
据悉,上海超级工厂建成后,特斯拉计划在初始阶段每周生产约3000辆 Model 3,在完全投入运营后年产量将攀升至50万辆纯电动整车。但特斯拉方面亦持谨慎态度,表示这一计划受包括监管部门审批以及供应链情况等当地因素的影响。
 
根据去年11月特斯拉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显示, 特斯拉将3000辆Model 3产能任务交给上海工厂。在文件中,特斯拉披露公司将在未来两年在工厂和设备上花费高达60亿美元。
 
在超级工厂投产前,目前国内的 Model 3 仍将来自美国加州弗里蒙特工厂。刚刚进入2019年,特斯拉已宣布正式向中国客户开放 Model 3 电动车选配,新订单的交付预计将从今年3月开始,早期预订订单的交付最早将从2月开始。受益于2019年1月至3月期间,美国汽车进口关税调低至15%, Model 3在这一时间窗口下对中国市场的交付至关重要。
 
对于市场关心的Model 3售价,此前的2016年3月马斯克就宣布其起售价为3.5万美元,吸引了大量的车主下单。然而这一低配版Model 3至今仍未诞生,因为这一价位的Model 3不仅没有盈利空间,而且会拖累特斯拉的现金流。此后,受关税政策变动影响,Model 3提价之后再降价,基本售价仍约为30万元。
 
不过,上海超级工厂落成投产后, Model 3的价格有望进一步降低,届时将进一步带动特斯拉在华销量,对于针对中高端市场的蔚来造成进一步冲击。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向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分析称,特斯拉国产化后价格预计将大幅下降40%以上,而汽车分析师任万付推测降价幅度将在20 %左右。
 
但随着特斯拉的销量持续增长,其享受的补贴红利亦同步放缓。由于2018年特斯拉的电动车销量超过20万,按照美国联邦政府的电动车税收优惠政策,特斯拉的电动车的减税额将从2018年的7500美元下降至2019年的3500美元。
 
为了应对税收优惠的影响,特斯拉不得不宣布Model 3、Model S和Model X在美售价统一降价2000美元,但这可能对特斯拉的毛利率造成影响。去年三季报显示,特斯拉GAAP汽车毛利率从第二季度的20.6%显着提高到第三季度的25.8%,而非GAAP汽车毛利率从第二季度的21.0%提高到第三季度的25.5%。
 
因此,市场担心特斯拉2019年能否盈利,对此,特斯拉指出,未来Model 3的销量增长动力将来自国际市场扩张、低价版车型的推出以及租赁服务。在上海建设超级工厂的同时,特斯拉已经在华成立融资租赁公司,工商资料显示,特斯拉融资租赁(中国)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朱晓彤,注册资本为3000万美元。
 
特斯拉近年对租赁业务高度关注,2017年租赁业务收入已经超过10亿美元。去年6月,马斯克就曾表示,公司可能在今年推出Model 3的租赁服务。无独有偶的是,去年12月14日,特斯拉公司出售8.37亿美元的汽车租赁债券,为公司租赁业务提供资金支持。
 
据悉,上海超级工厂建成后,特斯拉计划在初始阶段每周生产约3000辆 Model 3,在完全投入运营后年产量将攀升至50万辆纯电动整车。但特斯拉方面亦持谨慎态度,表示这一计划受包括监管部门审批以及供应链情况等当地因素的影响。
 
一期靠组装 本土供应链培育尚需时间
 
从去年10月17日成功摘得上海临港用地,到今年1月7日正式动工,上海超级工厂与特斯拉在美国对效率和速度的追求如出一撤。在去年提交给SEC的文件中,特斯拉表示上海超级工厂通过本地采购和制造,将逐步提高本地化水平,但同时强调这一计划的时间表受到许多不确定因素的影响,包括监管批准、供应链限制和工厂建设速度等。
 
事实上,特斯拉在中国要实现本土化生产的难度并不低。以电动车最关键的零件动力电池为例,目前特斯拉采用的是由日本松下生产的锂电池,目前上海超级工厂并不生产动力电池,因此特斯拉的国产版依然需要依靠进口。
 
根据去年12月24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的《2019年进出口暂定税率等调整方案》提到,新能源汽车用锂离子电池单体的进口暂定税率被取消,恢复执行最惠国税率,进口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单体和系统关税将从8%和10%统一上升至12%。
 
考虑到目前美国进口汽车的关税暂定为15%,这意味着通过进口动力电池在国内完成组装并不能节省太多税收成本。
 
按照马斯克的设想,上海超级工厂的最终目标是同时生产电池和整车,而松下CEO津贺一宏在去年5月财报电话会议上亦表示,松下将与特斯拉联合在中国生产电池。因此特斯拉国产版继续采购松下电池的可能性较大。
 
继续与松下合作并非特斯拉的偶然之举,目前松下的动力电池正是电动车成本最低的解决方案。去年瑞银通过技术和成本分析,对松下、宁德时代、韩国LG和三星的动力电池进行拆解,最终认为松下排名第一,LG和三星分列第二、三名,宁德时代位居末位。
 
上海超级工厂建设资金从何来?知情人士:已有上海地区银行提供低息贷款
 
亏损、缺钱是特斯拉近年来难以摆脱的标签之一,尽管特斯拉2018年第三季度实现单季盈利,上海工厂建设的60亿美元建设资金仍备受关注。
 
2003年开始投资特斯拉至今,马斯克全面接管下的特斯拉几乎一直在亏损。自2010年特斯拉上市以来,只有2013年第一季度、2016年第三季度和2018年第三季度实现了盈利。
 
特斯拉2018年三季报显示,净利润为5.16亿美元,而2017年同期净亏损6.71亿美元,这是特斯拉自上市以来第三个实现盈利的季度。其盈利关键在于Model 3产能提升的同时其毛利水平正大幅提升。马斯克表示,当特斯拉从每年10万辆汽车制造商转提升至每年34万辆时,公司的盈利状况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Model 3强劲的盈利能力对于公司业务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而事实上,Model 3的亮眼表现拯救了特斯拉,产能提升毛利率已超20%。特斯拉第三季度实现营收68.2亿美元,同比增128%。其中特斯拉第三季度的汽车收入环比增长82%,这主要是由于Model 3的交付量急剧增加——去年第三季度,特斯拉在美国市场交付了大约7万辆Model 3。
 
尽管如此,其现金流仍不足以支持上海超级工厂的建设。
 
为了大幅增加Model 3的产能,马斯克表示特斯拉将加快中国建厂的时间表,目标是2019年将部分Model 3产品带到中国市场,通过本地采购零部件和制造逐步提升本地化水平,届时中国工厂所生产的车辆将只在中国销售。
 
那么,其上海工厂数十亿美元的投资资金从何而来?
 
在2018年8月2日财报电话会议上,马斯克披露称上海建厂的资金将来自中国本土融资,包括银行贷款和“地方债务”,无需靠变卖股票筹资。“我认为,对于中国而言,我们的计划基本上是利用中国本地银行提供的一笔贷款,为上海的超级工厂提供资金。”马斯克说。
 
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获悉,在上海市政府的重视和大力支持之下,目前上海部分银行已为特斯拉上海工厂提供了低息贷款。此前马斯克还与国内一家知名地产企业高管进行了私人会面,内容涉及要求其出资20亿美元建设工厂及购买生产线,但目前并未达成实质性进展。
 
接近特斯拉人士向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透露,建厂资金主要来源为上海本地银行的低息贷款,目前已有银行给特斯拉签署贷款协议。
 
事实上,特斯拉的现金流依然比较紧张,多笔债务在短时间内以及即将到期:2018年11月需要支付2.3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一笔1.57亿美元的无追索权贷款已于2018年12月到期,另一笔9.2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将在2019年3月到期。
 
虽然马斯克和特斯拉否认公司有必要通过出售股票完成更多融资,但在分析师看来特斯拉长期缺钱的状态几乎不可避免。
 
今年高盛分析师David Tamberrino曾预测,2020年前特斯拉还需最多融资100亿美元支持运营,投行Cowen&Co分析师杰夫·奥斯博恩则预计,第四季度特斯拉将融资30亿美元,明年年底前将再筹资20亿美元。
 
特斯拉国产了 马斯克的中国学徒“李斌”们怎么办?
 
作为电动汽车的鼻祖,马斯克于1月7日宣布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正式动工,今年底将开始生产价格亲民的Model 3,那么,国内的蔚来、小鹏汽车等做好迎战准备了吗?
 
“挺好的,竞争出英雄”。此前,吉利汽车某位不愿具名的负责人对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表示。
 
早在2018年7月特斯拉宣布在上海建厂时,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就曾表示:“加州温室里的花朵,到中国来未必能适应激烈充分的市场环境。我欢迎特斯拉到中国建厂,这证明了中国市场的重要性,也给消费者更多选择。但最终胜利一定属于中国汽车品牌。也许是蔚来,也许是其它企业,特别是新造车势力中,创业/创新成功的,会代表中国汽车企业取得胜利。”
 
如今,特斯拉的产能难题有望解决,关税进一步降低,这也意味着留给“中国特斯拉”的时间窗口已经越来越小,它们试图凭借价格优势抢占市场份额的计划再次遇到劲敌。
 
与老师“一脉相承”的是,蔚来、法拉第未来等特斯拉学徒同样面临着交付难问题。
 
今年7月,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在朋友圈评论一篇文章时提到,年内没有一家互联网汽车企业能实现10000辆的交付,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随即宣布与其对赌,称年底前蔚来肯定能实现10000辆将交付,并表示“谁输了,就输对方一辆蔚来 ES8 或一辆小鹏汽车。”
 
2018年 12月12日,小鹏汽车的首款车型小鹏G3宣布交付,这标志着小鹏汽车将进入量产。同为造车新势力的小鹏汽车,是最早成立的新能源车企之一,却也是新势力中最迟交付的。
 
目前蔚来汽车共交付3350辆ES8,其中第三季度共交付3268辆ES8,比原定计划高出约9%,但蔚来汽车的万辆交付仍有悬念。
 
至此,蔚来、威马和小鹏汽车这三大造车新势力悉数兑现交付承诺,进入产能爬坡阶段。但是,摆在造车新势力面前的是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
 
在行业内部,这些造车“新贵”四处竞争,融资战、营销战、价格战此起彼伏。而随着车辆的规模交付,产品质量问题也陆续被曝光,续航能力不佳、软件故障频发成为车主的重点吐槽对象。
 
在外部,中国汽车市场今年下半年开始进入下跌通道,新能源汽车在补贴退坡前的销量却节节升高,但随着特斯拉国产化以及外资品牌加速入华的冲击,中国造车新势力的时间窗口正在关闭。
 
几乎每一个马斯克的中国学徒都不认为自己的公司在模仿特斯拉,但事实是特斯拉顺利进入中国市场后,“中国特斯拉”的资本故事自然不复存在。蔚来汽车已经率先上岸,但后面的小鹏、威马等仍嗷嗷待哺,“活下去”将成为这些学徒们的主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