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许家印的互撕罗生门,谁会赢到最后还得看背后的棋手是谁

电科技史言飞10-08 19:51

许家印:贾跃亭烧钱无度不办事,还想把我们踢出局。

贾跃亭:恒大不给钱,还想抢我们的知识产权和中国分公司。

许家印贾跃亭

秀恩爱,死得快。至此,贾跃亭与许家印的故事在120天后,开始从甜蜜滑向纷争,陷入到了各唱各调各吹各号,真假难辨的罗生门之中。

而围绕在争执中唯一清晰的主线是:恒大入股4个月后,贾跃亭和他的FF就已经烧光了8亿美元融资。

在要求恒大提前追加资金不成后,FF向法院提起仲裁,要求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并解除之前签订的一切合作协议。

如果贾跃亭的要求得到法院支持,那么恒大的股份将遭到任意摊薄。简单来说,就是许老板的钱都打水漂了。

从双方的两份公开声明来看,争端的直接焦点在于追加资金条件是否被满足,而根源却在于双方的不信任——恒大质疑贾跃亭的管理能力,贾跃亭则一直提防恒大把自己榨干后踢出局。

纠葛缘起——从股权到投票权

2018年6月,恒大集团旗下的恒大健康以67.467亿港币收购了香港时颖公司100%的股权,时颖公司持有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而Smart King公司是贾跃亭的造车公司FF与时颖的合资公司。

FF公司的原股东以FF公司出资占Smart King公司股份的33%,剩余的22%为预留员工持股。在此架构下,Smart King持有“FF美国”和“FF香港”的全部股份。恒大健康入主后,就成了新造车公司Smart King的第一大股东。

恒大FF股权结构

根据恒大的承诺,为了得到45%的股权,子公司时颖需要在未来三年向Smart King 投资20亿美元。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

虽然恒大是新FF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但是贾跃亭却通过AB股制度获得了新公司88%的投票权(贾跃亭持有的A股拥有一票当十票的特别投票权,其他人持有的B股每股只有一票投票权)。

当然,许老板也不傻,恒大和贾跃亭之间是有对赌协议的。如果贾跃亭带领的管理团队不能在2019年第一季度完成量产目标,而FF原股东对于这种违约无法补救,那么将出让全部公司股权给时颖公司。

许加印打CALL贾跃亭只是一笔短期投资

恒大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是因为房地产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在散场之前完成转型是许家印的目标。可能“转型”只是找死,但是赌性极强的许家印许老板绝不会选择坐以待毙。

“转型”是长期战略,近期的IPO潮则为许老板的短期策略提供了灵感。

可以从金融市场上帮许老板算算这笔账。

恒大FF

9月份刚刚上市的蔚来汽车目前的市值有60多亿美元。虽然李斌比贾跃亭、许家印在汽车行业更有经验,但明眼人都知道新能源汽车的生意其实是政策驱动的。贾跃亭在过去几年确实消耗了大量的信用,但是有许老板的背书,再加上人们对“一代枭雄”的迷信和他本身的PPT功力,FF上市甚至市值超过蔚来汽车也不是不可能的。

蔚来汽车2018年6月开始量产,9月就能上市。如果FF能按期量产,那么2019年内应该就能完成上市。从财务角度来说,这样的短期收益也是相当不错的。

有了孙宏斌这位地产同行的教训,许老板显得异常谨慎,合作协议基本保证了自己处于不败之地。如果贾跃亭能按计划做好电动车,那么许老板作为大股东自然是利益均沾;如果贾跃亭光说不练,那么许老板就能用8亿美元的价格控股FF,价格也是相当划算。 

有了这个看似完美的计划,许家印也在为FF不断造势。

8月14日,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正式揭牌。该公司由恒大法拉第未来(香港)有限公司注册,注册资本20亿美元,作为法拉第未来在中国技术研发和生产经营管理的运营实体。

当天,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兼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董事长彭建军还宣布了未来十年的战略规划:计划在华东、华西、华南、华北和华中建设五大研发生产基地。十年后,年产能计划达到500万辆,并通过多款车型覆盖高端、中端及入门级。

PPT圣手贾跃亭的量产之痛

新能源汽车的量产目标永远是PPT圣手们心中的痛。

君不见刚刚上市的蔚来汽车目前就远远偏离自己定下的量产进度,已经有近10年造车经验的马斯克那边在Model 3 的“生产地狱”里也是吃尽苦头,屡次错失生产目标。

FF

会计出身的贾跃亭自然也不能例外。在这个时间点上,贾跃亭兵行险着本身就是对于2019年一季度的量产目标难以达成所采取的应激行为。

2018年8月28日,FF91首台预量产车在美国下线。9月19日,这台车从亚利桑那州测试场被运回洛杉矶总部。

在预量产之后,车辆还需要经过一系列工艺验证、预试生产、试生产,才能正式投产。

根据新能源车的生产经验,这样的进度让2018年底量产的目标难以达成。而事关贾跃亭控制权的2019年一季度产量目标自然也无从谈起。FF91的电池故障起火以及拖欠供应商货款的行为和裁员计划都表明了FF公司在财务捉襟见肘下的产品品控问题。

贾跃亭撕逼许家印,很难认为是一种理智支配下的举措。

无论如何,贾跃亭在FF目前的生产状况下很难找到合适的新金主。因为基本上没有投资者会投资一个连续两次背信弃义的人。所以最大的可能性是贾跃亭对于觊觎控制权且步步紧逼的恒大的一种本能的排斥。

恒大通过在广州南沙区建厂和收购广汇汽车已经完成了新能源汽车在生产和销售上的布局。即使贾跃亭目前还能控制FF,但是随着恒大安插在FF的管理层对造车业务的逐渐熟悉。未来如果贾跃亭的行为稍有忤逆许老板的意思,恒大随时可以甩开贾自己单干。之前,恒大在注资后要求FF北京团队迁往广州就遭到了激烈反对。

这些从乐视控股时期就跟随贾跃亭的旧部最后虽然留在了北京,但恒大还是控制了法拉第的中国公司,足以与贾跃亭控制的美国公司分庭抗礼。

谁会赢到最后?

一个是投机份子,一个是慌不择路。此种组合历经四个月才一拍两散已经算是双方给足了对方面子。

许家印

双方都是纵横江湖的高手,都不是省油的灯。贾跃亭一年前就套路了地产大佬孙宏斌。而恒大足球队也曾上演过见利忘义的毁约事件,2015年的亚冠决赛上果断撕毁和东风日产的合约,将胸前广告换成了“恒大人寿。”一时传为国际笑话,让全世界人民鄙夷了许久。

从纸面实力对比来看,许家印远远胜过贾跃亭。但是贾跃亭的筹码在于他的管理团队掌握着新能源车生产进度,这可以作为谈判的砝码。

许家印当初选择和贾跃亭合作,首先是因为他想拥有一个自己深度控制的新能源汽车公司。除了已经上市的蔚来汽车,国内的新兴造车公司也有很多,比如车和家、威马汽车和拜腾汽车等等。但是那些公司对于许老板来说只能作为财务投资的对象。

另一方面,如果自己从零开始组建团队,许老板倒是不缺钱,但是势必花费几年时间才能发展到能够上市的程度。而在这几年时间里,全球金融经济市场下行使得公司估值大降的风险是不得不考虑的。

从理性角度考虑,贾跃亭威胁要仲裁赌的就是许家印拖不起。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仲裁时长中值和平均值都超过1年。而如果在这期间FF公司的生产经营受到影响,那么IPO更是遥遥无期了。这显然不是许家印想看到的。

但贾跃亭这一招风险极大。如果因此激怒许家印,恒大完全有可能利用自己在中国的新能源车布局另立门户。虽然广州的工厂还远未竣工,但是恒大完全可以仿效蔚来找到一家愿意为自己代工的传统车企。这样一来,贾跃亭恐怕在资本市场上将不会再有翻身之日。

螳螂斗蜈蚣,谁会赢?也许,还得看看背后真正的棋手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