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乒坛的刘国梁做起了生意 可那些神龙汽车的中年员工呢?

电科技栾树01-13 20:41

2018年1月10日,那一天是刘国梁的生日,在这个重要的日子里,他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他向我们说了再见,也说出了那句一直没有说出口的话:作为教练,他退役了。从此以后,国乒的赛场上,再无那个“不懂球的胖子”。

刘国梁.jpg

退役后的刘国梁做起了生意,而且下海经商第一单,就谈下了500亿,也许对他来说,他不能在乒坛飞得更高,但他飞得更自由了,这也是一种解脱。可是在另一个圈子里,那些被公司要求离开家乡去外地办公的神龙汽车的员工该如何解脱呢?

公告.jpg

在刘国梁宣布退役的那一天,汽车圈也发生了一件大事,神龙汽车决定:自本月15日起,东风雪铁龙、东风标致两个品牌部统一迁至武汉总部集中办公,其中双品牌的市场部主要职能集中在上海办公。与此同时,从东风标致内部泄漏出的《关于东风标致品牌部搬迁的员工告知书》上明确表示:员工需在1月26日18:00前作出书面回复,若拒绝随公司搬至新办公地,公司将解除劳动合同。

标致大道.jpg

对于在北京办公的东风标致员工来说,“升蓝向上”的品牌计划让他们看到了东风标致的希望,标致大道体验中心在法国前总理拉法兰的见证下,落户北京前门大街,也是值得他们骄傲的一件事。

1.jpg2.jpg3.jpg

可谁能想到,在这个春节即将到来的时候,没有一丝丝防备,就突然收到这样的公告。对于一些年轻人来说,也许这不算什么,但是那些早已在北京安家落户,且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怎么办,他们本来以为一家人就可以这样在北京生活了,现在恐怕每天晚上连觉都睡不好了,这个年还怎么过?为此他们联名上书,跪求公司高层高抬贵手。

神龙汽车与标致员工的中年危机

如今,神龙汽车即将迎来自己的26岁生日,也可以算是到了中年,再看看神龙汽车2017年的销量,真的是到了中年危机,今年前9个月,神龙汽车累计销量为23.52万辆,同比下滑42.22%,仅完成之前70万辆年销量目标的33.6%。这也逼迫神龙汽车下调年度销量目标至40.2万辆。

神龙.jpg

公司收益不好,员工也难免跟着倒霉。神龙汽车想要“重回赛道”,首先就必须降低公司的开销成本,其中产销一体化办公就是一种提高决策效率,降低开销成本的方式。在车市负增长时代,产销一体化恐怕会成为一种趋势。神龙公司外派到北京的部门缺乏收益,面临中年危机的员工也难以为公司创造足够的价值,被从北京召回总部也是早晚的事。

奥迪.jpg

其实在汽车圈,职能部门的搬迁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奥迪当初把市场部从长春迁至北京用了前后差不多一年的时间,给了员工们足够的时间搬迁或者另谋生计,但是神龙汽车却要员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决定,感觉有点不给人活路了。

是操之过急还是变相裁员?

在神龙汽车看来,搬迁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工作效率,但在91che看来,这只是神龙汽车的一块遮羞布,因为神龙汽车目前面临的问题要只是提高效率就能解决的,今年的销量就不会这么惨了。首先在公司内部,神龙旗下东风雪铁龙和东风标致双品牌体系缺乏战略协同,在每个级别的车型中,都有着价格相近,尺寸相当的车型,例如东风标致2008和东风雪铁龙的C3-XR,虽然同出自神龙汽车,但却在无形中形成了竞争关系,从而造成了资源的浪费。

2008.jpg

此外,人事变动的频繁更是加速了东风标致和东风雪铁龙在中国市场上的衰败。2017年9月,东风标致总经理李海港宣布辞职,紧接着其品牌管理与公关传播部主任李南鸿也离职,东风雪铁龙副总经理车艳华和总经理饶杰先后离开。目前,双品牌总经理职位至今空缺,在一个无领导者的团队中,日常工作的运营就会产生混乱,这已经为神龙汽车内部埋下了火药桶,如今公司搬迁的决定,就是点燃火药桶的火星。

2625953120.jpg

在北京想要安个家有多不容易,如今神龙汽车却要他们放弃自己多年的努力去开辟一片荒凉之地,如果只是因为效率低下,这个说法显然不能让人接受。神龙汽车高层在做出这一决定之前,难道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吗?要真的是被神龙汽车的销量下滑气昏了头,那就赶快恢复清醒,把搬迁的节奏放慢一些,给员工多一点缓冲的时间,要还是这么一意孤行,就是变相裁员了。这样人心涣散的神龙汽车,还能“重回赛道”吗?